歡迎來到第三書包網
第三書包網 > 武俠小說 > 仙都 > 第一章 天都峰下,道胎初動 第三十五節 活著的感覺

第一章 天都峰下,道胎初動 第三十五節 活著的感覺

作者:陳猿
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
    踏著月色,魏十七回到天都峰下,有道是“手中有糧,心中不慌”,蓬萊袋中裝了整整一條美人蟒的血肉,足夠他消化上一段時間,只是有一點讓他煩惱,美人蟒的下半身是蛇,吃了也就吃了,那上半身,究竟算不算人呢?

    秦貞已經徘徊了很久,焦急萬分,見師兄回來,紅著眼睛迎上去,哽咽道:“師兄,師父……師父他老人家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老人家已經過世了。”魏十七接著她的話說下去,“你是聽誰說的?”

    秦貞愣了一下,“是許礪,他巴巴地跑過來,說師父已經不在了,要我跟他上仙云峰去,另投名師。”

    “別去理他。他有沒有說師父是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“沒有。師兄……我們該怎么辦?”

    魏十七摸摸她的頭,道:“一切有我,不用擔心,也不要多問。”

    秦貞倚入他懷中,嗅著他衣襟上桃子的氣味,慢慢平靜下來。她倍加懷念天都峰上單純的時光,一門心思修煉,有師兄在身邊,每天都過得平安喜樂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荀冶離開仙云峰鷹嘴巖,來到天都峰下,他繞著石室轉了一圈,把岳之瀾等人喚到月牙潭邊,告訴他們齊云鶴已死的噩耗,命他們繼續修煉,如有疑問,可到秋桃谷找他。

    他神情有些頹廢,顯然對師父安排他掌管外門一事心存不滿,但是對岳之瀾等人來說,倒是個好消息,有掌門的首徒照應,魯十鐘和張景和二脈的弟子定會另眼相看。

    荀冶問起各人修煉《太一筑基經》的進展,略加指點幾句,就命他們自行散去,唯獨留下了魏十七。岳之瀾暗暗在意,齊云鶴和荀冶如此看重魏十七,其中必有不為人知的緣故。

    魏十七重新見過師父,荀冶臉色溫和了些許,仔細詢問他修煉嘯月功和《合氣指玄經》的進展,對他以“先天一竅”的資質,順利鑿開三處后天竅頗為滿意,著實勉勵了幾句。魏十七見他心情略有好轉,趁機提起師妹秦貞天資過人,先后在苦汲泉和沸泉修煉,不到一個月工夫就鑿開四處“后天竅”,如今遇到瓶頸,修為停滯不前,若能源源不斷汲取離火之氣,成就不可限量。

    荀冶聽齊云鶴提起過秦貞的名字,他沉吟片刻,道:“從天都峰往東三百余里,有一處鬼門淵,離火之氣濃郁,不過鬼門淵為妖物占據,異常兇險,只有少數凝結道胎無望的弟子,才會去那里賭上一把。秦貞的先天七竅分散在兩條經絡中,手少陽三焦經五竅,任脈二竅,資質上佳,即使在仙云峰的內門弟子中,也不多見。沸泉的離火之氣不夠精純,所以鑿開四竅后,會后繼乏力,其實不用著急,你關照她多費些時日,耐心下水磨工夫,沒必要去鬼門淵冒險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鑿開的后天竅越多,凝結道胎就越順利?”

    “不錯。一條經絡至少鑿開七處后天竅,當然,七處還是太少,雖然能嘗試著凝結道胎,但成功的機會很少,僥幸成就的道胎品相也最低劣。秦貞應全力以赴沖擊手少陽三焦經,鑿開一十三處以上竅穴,再凝結道胎,可得中品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臨走前,荀冶察看了他腹中的丹毒,皺起眉頭,覺得很棘手,他囑咐魏十七暫時不要修煉嘯月功,以免外膜破損,丹毒溢出。

    魏十七只得苦笑一聲。

    他在月牙潭邊徘徊了一夜,天明帶秦貞重上天都峰,仍然在沸泉落腳。他把荀冶的看法跟師妹說了,秦貞也無可無不可,聽憑師兄安排。

    魏十七在沸泉邊陪了秦貞幾天,算算日子,阮靜所說的丹毒發作就快到來,他留下青狼看顧師妹,孤身一人走進荒山密林,尋了個隱蔽的樹洞,準備忍著,熬著,耗著,直到丹毒消磨殆盡。

    他向蓬萊袋中注入少許元氣,取出美人蟒的血肉,烤熟了放在手邊,盤膝而坐,閉目內察。等了約摸兩三個時辰,丹毒忽然一陣跳動,外膜收縮,毒汁如猛虎下山,將五臟六腑盡數浸染,蝕痛剎那間襲遍全身,卻無法準確地知道疼在哪里。

    竅穴中的元氣涌入肺腑,在消耗丹毒的同時一點一滴修復破損的內臟,只片刻工夫即告枯竭。魏十七早有準備,把蛇肉塞入口中,胡亂嚼幾口,直著脖子吞下肚去。

    姥姥是積年的老妖,不知修煉了多少春秋,肉中蘊含的元氣異常充沛,小小的一塊,幾乎等同于黑松谷的那頭老熊,丹毒支撐了不到一炷香的時間,就被元氣吞沒,蝕壞的五臟六腑漸漸平復,多余的元氣在體內肆虐,耳畔嗡嗡直響,神智開始模糊。熟悉的鈍痛喚醒了記憶,魏十七本能地弓起背,朝一棵大樹狠狠撞去,跌跌撞撞彈開,又換了棵樹,狠狠撞上去。

    以樹干為錘,以元氣為鉆,竅穴不斷震動,輕微的“咯咯”聲響成一串,第五處“后天竅”陶道穴豁然中開,余力所及,大椎穴也松動了些許。

    魏十七頭腦回復了清明,忽然想起那枚“脆弱”的丹毒,心猛地一沉,一口氣松懈下來,仰天吐出一道濃郁的白氣,幾近實質,箭一般射到三丈開外。

    丹毒好端端待在他腹中,晃晃悠悠,沒有任何異樣。

    慶幸,疲倦,饑餓,欣喜,種種感觸摻雜在一起,五味交織,魏十七雙膝一軟跪倒在地,閉上眼睛,腦中一片暈眩。

    活著的感覺,真好!修煉的感覺,真好!

    他搖搖晃晃,掙扎著爬起來,鉆進樹洞里,像冬眠的熊一樣,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不知過了多少時間,魏十七猛地睜開雙眼,樹洞外一片漆黑,他覺得口干舌燥,饑餒難擋。他爬出樹洞,仰頭看了看天色,一輪彎月高掛在天空,清輝冷冷灑在身上——那清輝,不是清輝,分明是月華之精,可他卻沒有任何感覺。

    魏十七舒展一下筋骨,渾身骨節發出“噼啪”輕響,他能體察到,經絡、血肉、筋骨、臟腑都得到元氣的淬煉,他朝著煉體的方向,又邁出了一大步。未來的道路,變得清晰而明確,他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也知道怎樣才能實現。

    他整理好衣衫,朝林外大步走去。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
极速飞艇开奖是官网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