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第三書包網
第三書包網 > 武俠小說 > 仙都 > 第一章 天都峰下,道胎初動 第十二節 偷得浮生半日閑

第一章 天都峰下,道胎初動 第十二節 偷得浮生半日閑

作者:陳猿
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
    二人談了小半個時辰,潘乘年飄然而去…… 。

    來去匆匆,似有要事在身,魏十七隱隱猜到了幾分內情。此去碧梧島剿滅妖鳳,關系到這方天地的安危,祭煉雷火劫云是重中之重,潘乘年連一具身外化身都走不開,楚天佑回到連濤山,他才能暫離片刻,見自己一面,說上幾句話。

    好在潘乘年的言談中透‘露’出冰山一角,對日漸崩壞的局勢,他有全盤打算,并非聽天由命。先天鼎,定海珠,山河元氣鎖,靈臺方寸燈,飛天梭,集五件昆侖至寶,謀定后動,若還不能制服妖鳳,干脆買塊豆腐一頭撞死算了!

    魏十七有自知之明,沖鋒陷陣,批亢搗虛,他或許是一把好手,但廟算謀劃卻非他所長,充其量只能當個事后諸葛亮。

    潘乘年和楚天佑,才是個中里手。

    魏十七在枯樹下想著心事,直到東方發白。

    卞慈洗漱畢,陪魏十七下山,到連濤城中走一走,卞雅是個甩不掉的小尾巴,寸步不離。

    繞城而過時不覺得,真正踏入其間,才恍然發覺,連濤城并不遜‘色’于京師的繁華,商鋪林立,人流如織,衣食住行應有盡有,充滿了生機和活力。

    魏十七仿佛回到了過去,那座溫暖而陌生的南方城市,同樣擁擠,同樣繁華,同樣充滿了活力。

    偷得浮生半日閑,他的心情漸漸好起來,一路閑逛,看東看西,品嘗各‘色’小吃,卞慈成了他的小跟班,跟在他身后,忙著為他付錢,顧不上‘插’嘴解說。

    卞雅緊緊抓住魏十七的手指,吃著,笑著,見她如此開心,卞慈感到由衷的欣慰。

    連濤城分為內城和外城,內城為一條青石長街環繞,扭七扭八,呈不規則的八角形,大致來說,仙家在內城,凡人居外城。但內城外城并非涇渭分明,楚天佑有意營造一種公平買賣的局面,從建城之初,便命山澤殿加派人手,嚴加監管,禁止仙家欺凌凡人,甚至不惜滅了幾個犯忌的小宗‘門’立威。他的措施收到了效果,在連濤城,仙凡‘混’居,互不侵犯,抬頭不見低頭見,誰都不敢在太一宗眼皮底下啟釁。

    楚天佑的見識和手腕,可見一斑。

    魏十七在外城逛了一圈,橫穿青石長街,踏入內城。

    相較于煙火氣撩人的外城,內城要冷清得多,一路看去,止有客棧、酒樓、肆廛、質庫、地攤,遠不及外城熱鬧。

    擺脫了人聲喧嘩,卞慈松了口氣,她‘性’子喜靜,置身于外城的人流中,比肩接踵,渾身不自在,若不是楚師叔命她作陪,她寧可安安靜靜待在鶴唳峰。

    進了內城,當值的山澤殿弟子迎上前,見過卞慈,口稱“師姐”,姿態放得極低,顯然卞慈身為掌‘門’之徒,在太一宗頗有地位。

    卞慈向魏十七引見了山澤殿的胡輕衣胡師妹,胡輕衣為人機敏識趣,心知卞慈口中的這位“魏師兄”來頭不小,滿臉堆笑,言談甚是殷勤,卞慈所知有限,樂得請胡師妹代為解說。

    出乎意料,魏十七最為關注的并非丹‘藥’法器符箓功法,而是那不起眼的“魚眼石”。

    他是第一個詳細問詢魚眼石的外來修士,胡輕衣雖然覺得詫異,還是盡其所能,詳加解釋。

    “魚眼石”采自連濤山地脈,形同鵝卵,大者不過手掌,小者止有數指,石面有天然形成的白‘色’紋理,凹凸分明,一圈,兩圈,三圈,偏于一隅,遠觀如魚眼,因此得名。

    魚眼石本身既非冶煉法器的材料,也不能入‘藥’煉丹,但此石有一樁特異之處,質地堅硬,不堪琢磨,強加之以利刃,即從“魚眼”處四分五裂,救無可救。風雷殿殿主楚天佑將魚眼石當貨幣使用,并非靈機一動,隨意為之,而是考慮到兩個關鍵的要素,其一,魚眼石僅產于連濤山,其二,無法作偽。

    魚眼石每年開采的數量有限,止有一圈紋理的最多,稱為“單眼”,兩圈紋理的“雙眼”較為稀少,至于三圈紋理的“三眼”,一年都出不了幾塊。楚天佑定下兌換的章程,一塊“雙眼”抵十塊“單眼”,一塊“三眼”抵十塊“雙眼”,但在市面上,“雙眼”抵“單眼”作價往往超出十倍,在十五倍至二十倍之間浮動。

    楚天佑大力推行魚眼石,最初只在太一宗內部流通,過了幾年,中原其他修真‘門’派也都認可魚眼石,將其作為通行的貨幣使用,直接以物易物漸漸減少,修士習慣于以魚眼石‘交’易,對魚眼石的需求量也越來越大。

    楚天佑看到了其中的機會,雙管齊下,一面大力開采魚眼石,一面在連濤城設立“肆廛”和“質庫”。

    肆廛等同于商鋪,販賣丹‘藥’法器符箓功法,風雷、山澤、天風、沉魚、凌霄、斗牛、‘玉’‘露’七殿在內城各設一處肆廛,除此之外,一些外來的宗‘門’也通過租賃的方式開設肆廛,肆廛中的諸般物品經山澤殿鑒定,明碼標價,貨真價實,僅限魚眼石‘交’易,至于那些獨來獨往的散修,身家單薄,只能就地擺個地攤,招攬些生意,買家上當受騙也只能自認倒霉,沒處說理。

    質庫類似于當鋪,由山澤殿主持,“單眼”、“雙眼”、“三眼”可在此通兌,手頭緊的修士,也可以物押當,支取一筆魚眼石,約定期限贖取,逾期作絕當處置。

    連濤城外城通行金銀,內城通行魚眼石,魚眼石在外城也能使用,反之則不然,金銀不能通兌魚眼石,只可“押當”,折算多寡并無定例,由質庫論定。

    胡輕衣在內城當值多年,對魚眼石‘交’易所指甚詳,除了開采之地是太一宗的隱秘,一帶而過,其余諸般章程,一一道來,不假思索。魏十七聽得津津有味,卞慈卻索然無味,她從未與肆廛和質庫打過‘交’道,但凡需要什么,一紙書信至七殿,自有人送往鶴唳峰,從來不索取什么魚眼石。

    四人邊走邊談,在內城逛了一圈,胡輕衣笑容可掬,道:“我太一宗器修符修并重,魏師兄難得來此,不如到肆廛一行,如有入眼的法器符箓,錯過了可惜。”

    此言正中魏十七下懷。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
极速飞艇开奖是官网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