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第三書包網
第三書包網 > 武俠小說 > 仙都 > 第一章 天都峰下,道胎初動 第五節 口中食杖頭錢

第一章 天都峰下,道胎初動 第五節 口中食杖頭錢

作者:陳猿
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
    將赤星城托付給陳素真和曹近仁后,魏十七便在比鄰阮靜的一處山洞中潛心修煉。

    從玉露殿得來的三禽三獸墨還剩下不少,九制桑紙也夠用,魏十七將雜念拋諸腦后,拾起中斷的修行,繼續研習符箓。

    不知是見識了潘乘年、楚天佑、九黎、妖鳳的通天手段,有所領悟,還是與秦、余二人重逢,心情舒暢,魏十七自覺下筆如有神,二十六種基本符箓,躍然紙上,形神具備,其得心應手之處,讓人喜不自勝。

    翻來覆去演練了數通,魏十七收手不再繼續,他將《廿六符源本》從頭至尾細細想了一遍,依照凌霄殿栽培“符師”的路數,按部就班,接下來就應當嘗試符陣和禁制,將基本符箓勾連重疊,研習更加復雜的“紙符”。魏十七斟酌再三,決定跳過這一步,直接著手繪制“意符”。

    以心念為筆,真元為墨,天地虛空為紙,隨手而作,應意而成,符成天地泣,鬼神驚,是為“意符”。

    魏十七用以作符的媒介,便是那一縷“墨線”。

    藏雪劍丸從眉心擠出,“錚”的一聲響,彈出一柄藍幽幽的飛劍,魏十七三指捏住劍尾,默運天狐地藏功,一縷墨藍的細線從劍尖彈出,伸縮不定。

    灌注妖元,墨線微微顫抖,彎折扭曲,卻似不受控制,像一條按住尾巴的小蟲,拼命掙扎。

    這已經是魏十七能夠做到的極致了,至于應意作符,暫時只能望而興嘆。

    控制墨線耗費大量神識心力,以魏十七之強韌,也支持不了太久的時間,急是急不來的,他收起劍丸,又取出煉妖劍,凝神看了許久,忽然將嘴一張,噴出一縷淡藍色的丹火,嘗試著淬煉飛劍。

    只是作為研習“意符”之余的調劑,魏十七也沒存了期冀之心,成固欣然,不成亦喜。待到心力恢復,他便將煉妖劍丟在一旁,繼續催動“墨線”,嘗試作符。

    修行是一件耗日持久的事,沉溺于其中,根本察覺不到歲月流逝,魏十七在山洞中待了年許,期間只出去過寥寥數趟,看了看赤星城和東溟城的近況,跟秦貞、余瑤見上一面,繾綣如初。

    天外來客降臨此界,上界的離火之氣就此中絕,秦、余二人的修為近乎停滯,遲遲未能更進一步,突破劍絲關,魏十七雖然不修劍道,眼光卻超乎儕輩,在他看來,如無意外,她們此生就止步于劍氣了。

    許長生登基的消息傳到虎子溝,這也是一樁大事,陳素真第一時間稟告了魏十七。

    魏十七留給成厚三個月的時間平定天下,是高估了他,成厚騎虎難下,拼上老命,使盡手段,好不容易才滅殺太一宗牛、扈二人,將許長生扶上龍椅,坐穩江山。非戰之罪,這件事他辦得盡心盡力,可以問心無愧。

    雖然延遲了好幾個“三個月”,不過魏十七并不打算追究,這只是個考驗,所謂考驗,一百分固然好,六十分也可以過關了。

    阮靜閉關不出,他便叫上秦貞和余瑤,到潼麓鎮走一趟,順便散散心。

    從赤星城到潼麓鎮,御劍不過數個時辰,三人降下飛劍,徒步踏入鎮中。

    中原的朝代更替并沒有改變什么,官還是那些官,商還是那些商,民還是那些民,市井依舊太平,那些勾心斗角,利益分割并沒有波及西域,山高皇帝遠是一句大實話,潼麓鎮真正的主人依舊隱藏在幕后,絲毫不為命運擔心。

    魏十七領著秦、余二人在鎮中閑逛,到當年光顧過的酒樓用了些酒肉,在西泯江邊信步,看花滿樓的畫舫悠悠而過,絲竹管弦之聲隨風斷續,有幾分江南溫婉奢靡的味道。

    夜色如醉,一時興起,魏十七在江邊找了一條干凈整潔的漁船,欲往西泯江心游玩一番。船主姓烏,四十來歲模樣,一張臉被江風江雨刮得黝黑,他搓著雙手頗為躊躇,欲言又止,似乎另有隱情,但終究經不住客人出手闊綽,一咬牙,應允下來。

    這一趟若做成了,抵得上辛苦半年,就算冒些風險,也值。

    漁船甚是長大,可容七八人閑坐,烏老大在船尾扳動雙槳,水聲潺潺不絕,載著客人沿江而下。

    月近中天,繁星倒映在江心,如夢如幻,魏十七站在船頭,迎風而立,從衣領下取出月華輪轉鏡,以背面承接太陰之輝,余瑤伸手撫弄著江水,皓腕凝霜,看著月光和星光從指間劃過,宛若流年。

    烏老大沙啞著嗓子提醒道:“客人小心了,江中多有溺水鬼,月夜每每現形害人,尋得替身方能轉世投胎。”

    余瑤微微一笑,縮回手,取出帕子擦干了,雙手抱膝而坐,下頜磕在膝蓋上,望著魏十七,眼波流轉,輕輕哼起了小曲。

    “晴川落日初低,惆悵孤舟解攜。鳥去平蕪遠近,人隨流水東西……”

    頓了頓,又哼道:“……白云千里萬里,明月前溪后溪。獨恨幽人遠去,江潭春草萋萋。”

    她唱得很輕,很溫柔,自得其樂,秦貞靜靜聽著,心想,文辭雅馴,應該是八女仙樂屏中的流蘇教她唱的吧……

    流蘇啊流蘇……

    漁船停在了江心,烏老大警惕地打量著四周,側耳傾聽水聲,心頭有些發毛。不知從什么時候起,月夜西泯江已變得冷冷清清,放眼望去,一條船也沒有,連花滿樓的三艘畫舫亦遠遠停在岸邊,燈火璀璨,不敢往江心去。

    江風嗚咽,烏云遮住了明月,寒意漸生,烏老大后悔起來,戰戰兢兢正待開口,忽聽“嘩啦”一聲水響,不遠處旋開一個巨大的漩渦,似乎有大魚游過,露出鐵一般黝黑的背脊。

    秦貞指指江面,曼聲道:“哎,有大魚!”

    烏老大久在西泯江邊居住,日常在江中撒網打魚,賣給花滿樓賺幾個活絡錢,卻從未見過如此大的活物,他頓時放下心來,只要不是溺死鬼就行,區區一條大魚又何足懼,無非是口中食,杖頭錢罷了。

    又是一聲水響,江水涌動如潮,推得漁船搖擺不定,在江心滴溜溜直轉。烏老大從艙內摸出一桿魚叉,穩穩站在船尾,彈出大半個身子,目光炯炯盯住江面,口中道:“若能叉住那尾大魚,給三位客人點辣魚湯喝……”

    秦貞看了他一眼,淡淡道:“別過去,那是頭魚妖!”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
极速飞艇开奖是官网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