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第三書包網
第三書包網 > 武俠小說 > 仙都 > 第一章 天都峰下,道胎初動 第三十一節 師為徒徒為師

第一章 天都峰下,道胎初動 第三十一節 師為徒徒為師

作者:陳猿
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
    晨曦初上,金三省踏上接天嶺,心中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昆侖派的阮靜阮長老在太乙谷清修,距離東溟城不過二十里,山路并不難走,沿途也沒有妖物出沒,以他的腳力,半日工夫足矣。只是越接近太乙谷,他心跳得越厲害,不是害怕,而是遏制不住的興奮,他在渴望些什么,命運是一條河,再次繞到了轉折處。

    太乙谷古木遮天,陰氣凜然,金三省緊了緊身上的衣物,極目眺望,早望見一座突兀的山崖,形同筆架,藤蔓掩映間,有一個蟹殼狀的洞口,霧氣彌漫,滋潤著崖間的一草一木。

    他加快腳步,來到山崖腳下,仰頭望得頸酸眼花。洞口是如此之高,他估摸自己無論如何都爬不上去,待要開口招呼,又覺得大呼小叫太過失禮,一時間躊躇不決。

    “你來了。”一個悅耳的聲音在耳邊響起,金三省嚇了一跳,急忙回頭看,卻見一個梳著雙髻的少女站在不遠處,倚樹而立,眉目如畫,稚氣未脫,正是昨日在宴席間見了一面的阮長老。

    那一面,視線交織,魂魄無所遁形,那一夜,金三省在驚駭之余,內心深處仿佛有什么東西忽然裂開,掩藏了二十多年的東西生根發芽,雖然看不清模樣,但他有預感,那會是一個驚人的秘密。

    他躬身行禮,不敢正視。

    阮靜沒有催動秘術,睜著一對妙目,上下打量著他,過了片刻,好奇地問道:“你還認識我嗎?”

    金三省恭恭敬敬道:“昆侖阮長老,昨日有一面之緣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昨日嗎?”

    金三省怔了怔,不知她何出此言,難道在此之前,他們就相識嗎?他不禁搜腸刮肚,回憶過往種種,卻從未記起她的身影。

    阮靜微微嘆息,道:“你在柜坊前途無量,不過也到此為止了,一介凡人,做到掌柜已是極致了,再往上,仙凡殊途,你邁不過那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是,不敢妄求。”金三省心知肚明,哪怕褚戈再信任他,倚為心腹,也不可能讓他凌駕于修士,東溟城,畢竟是凡俗之上的仙域。

    “人生百年,如白駒過隙,忽然而已,到頭這一身,難逃那一日,你甘心嗎?”

    金三省一顆心怦怦直跳,連聲音都帶上一絲沙啞,“不甘心。”

    阮靜斬釘截鐵道:“拜我為師,入我門下,我傳你無上劍訣。”

    從土人村落到潼麓鎮,從潼麓鎮到赤星城,從赤星城到東溟城,從東溟城到接天嶺,金三省一步步走到了阮靜跟前,魂魄震動,血液沸騰,他心有所悟,拋開所有過去,所有得到的和未曾得到的,渴望的和不曾渴望的,雙膝跪地,朝她磕了八個頭。

    阮靜偏轉身,只受了一半禮。

    “入我門下,是為昆侖,傳汝劍訣,是為青冥。”她的聲音低了下去,喃喃自語,“只望有一日,你會明白過來,想起前生今世的一切。”

    金三省茫然無知,不清楚他得到了怎樣的機緣。

    阮靜傳下《太一筑基經》,小臉神情肅然,指點他汲元氣,開竅穴,通經絡,結道胎,按部就班,從頭開始。

    魏十七遠遠望著金三省,似乎看到了一條叫做的天意的故轍,向著未知的遠方無限延伸。當年在極北之地的高空,罡風肆虐,時光洪流奔涌而至,勢不可擋,吾紫陽一劍定乾坤,為這方天地贏得喘息的時機,落得個肉身崩壞的下場,妄圖奪舍不果,只能接受湮滅的命運。

    都說他將魂魄投入鎮妖塔,從此在虛妄與真實之間茍延殘喘,除了回憶,別無長物,永遠都無法沐浴在真實的陽光下,但那是謊言。吾紫陽騙了樸天衛,九黎騙了魏十七,他們心照不宣,聯手騙了所有人。

    吾紫陽的魂魄,轉世投胎,拋棄通天修為,泯滅所有記憶,甘受六道輪回,以博取那一線生機。

    他賭對了,也賭贏了。那一日,世間少了一個紫陽道人,多了一個呱呱墜地的土人嬰兒。

    宿緣編織成絲線,牽引著金三省來到阮靜面前,這么多年過去了,這一對師徒都不再是當年的模樣,受人點滴之恩,涌泉相報,師為徒,徒為師,再續前緣,在飛升之前,將所有恩情都償還,從此了無牽掛。

    那個驚才艷艷,卓爾不群的吾紫陽,還會回來嗎?魏十七仰起頭,望著天邊的流云,想起了數千里外的老鴉嶺。那里的天藍得不像話,那里的云白得像棉花糖,那里的老鴉在殘陽下撲騰,那里的山頭有一頭孤狼叫做青。

    終于,老鴉嶺也成為了一段緬懷的過往。

    他攤開手,掌心托著一顆青色的妖丹,活潑潑跳動。

    三天后,魏十七將青鳥的妖丹種入右臂腋下,開出第三處“魂眼”,將螭龍的妖丹種入后頸,開出第四處“魂眼”。

    痛苦和折磨也就那么回事,還能再激烈些嗎?用更多的醇酒和婦人麻醉自己,醉生夢死,糜爛肆虐。

    無數次熬過了極限,身體開始適應,變得麻木而堅韌。原來“金剛”法體只是一個起點,肉身還能變得更強悍,每多開一處“魂眼”,就多遭受一重磨礪,只要挺過去,就海闊天空。

    開“魂眼”的過程,就是變相的“煉體”。

    脊梁骨一節節打開,身體開始排斥煉妖劍,先是劍柄,接著是劍鏜、劍鍔、劍脊、劍刃、劍尖,排斥越來越強,煉妖劍再也無法留存于體內,嗡嗡作響,猛地跳將出來。

    魏十七將煉妖劍收入劍囊中,那劍囊跟了他多年,本是尋常物,空置已久,洞天至寶居于其中,猶如破布裹金玉。

    繼煉妖劍之后,輪到了山河元氣鎖和藏雪劍丸,一切本命物都遭到排斥,或者說,他的身體開始了脫胎換骨、翻天覆地的轉變,“本命”變得不再是“本命”,陰鎖和劍丸不聽使喚,“化虹”、“飛刃”、“墨線”的神通大幅倒退,連帶“劍域”都支離破碎,不成模樣。

    魏十七早有覺悟,這就是他必須付出的代價。

    既然付出了代價,那就干脆徹底些。

    他親手殺死了豢養多年的“玉角”,將六翅水蛇的妖丹種入顱頂,開出第五處,也是最后一處“魂眼”。

    五團陰影循著某種詭異的節律,舒張吞吐,變幻不定,魏十七在山崖上站了七天七夜,不吃不喝不眠不休,感受著身體最細微的改變。

    他已經不再是自己。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
极速飞艇开奖是官网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