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第三書包網
第三書包網 > 武俠小說 > 仙都 > 第一章 天都峰下,道胎初動 第十一節 穆鳥兒仲曲蟮

第一章 天都峰下,道胎初動 第十一節 穆鳥兒仲曲蟮

作者:陳猿
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
    從黑暗中走出的那人,同樣是一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模樣,臉上血肉模糊,眼窩中燃著兩團碧火,熟人了,他的外貌輪廓沒有太大改變,佝僂著背,不時咳嗽兩聲,在魏十七看來,他的咳嗽只是一種習慣,而非需要。

    毫不令人意外,太一宗風雷殿的供奉盛精衛步上尹陌北的后塵,淪為黑龍的傀儡,換取一具不滅之軀。

    他活了下來,又與死去無異。

    注視著那團不停蠕動、遲遲未能塑形的血肉,盛精衛感慨良多,不是他不明白,這世界變化快,短短數十年,魏十七便如流星般崛起,擁有了壓制黑龍妖氣的力量,相比之下,為了延命,他付出了慘重的代價,弄成這副連自己都覺得惡心的模樣只是旁枝末節,更讓人沮喪的是,他失去了原有的一切,再也祭不起一百零八根困龍柱,再也驅不動二十四竅菩提鞭,從此淪為黑龍的傀儡,任其驅使,不得稍離。

    不需要再試探了,尹陌北已經證明了對方的立場和實力,他很快就擺正了心態,低三下四坦言道:“妖鳳造訪黑龍潭,喚醒了黑龍大人,密談一夜后離去,大人沉睡萬年,腹中饑餒,恰逢災民齊聚洛陽,血食不計其數,便在此休養生息,我等受大人驅使,采集凡人精元,這城內的十萬災民,大抵能補足大人萬年的消耗與虧空。”

    魏十七點點頭,盛精衛久居潘乘年楚天佑之下,比尹陌北識趣多了。他隨口多問了幾句,發覺盛精衛對黑龍的打算一無所知,地位比奴仆更低下,甚至還比不上傅諦方身邊的引路黨。一味孤傲,不會用人,不懂得扶持土著,看看黑龍和妖鳳的行事就知道了,這是天妖一族的通病,難怪在這個世界混得這么慘……

    “黑龍關敖現在何處?”

    “在城北云門山的石窟中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帶路吧。”

    盛精衛掃了尹陌北一眼,嗤之以鼻,堂堂昆侖祖師,洞天真人,如今只剩下一團蠕動的血肉,他不知道魏十七是如何做到的,事實證明,放低姿態才能保全自身,做人不可太囂張。他毫不猶豫,側轉身伸手示意,道:“隨我來……”舉步往巷子深處行去。

    二人一前一后,穿過鱗次櫛比的洛陽城,一直往北,微光之下,一座大山的輪廓巍然凸顯,漸漸接近。

    云門山是一座石山,并不高,亦不險峻,大河繞山而過,洛陽城依山而筑,山、河、城相依相輔,渾然一體。云門山上建有大小近百座寺廟,往日里香煙裊裊,暮鼓晨鐘,禮佛的信徒不計其數,施舍的錢財如云如雨,自從天災降臨后,日月隱退,天地無光,吃食極度匱乏,佛祖不能保佑什么,寺廟之中除了少數僧侶固守外,大多散入洛陽城中化緣,為一口果腹物奔走不休。

    當年佛陀初興之時,云門山的僧人為弘揚佛法,四處募得錢財,聘請手藝高超的匠人,在后山開鑿石窟,雕造佛像,綿延數十年,時至今日,建成了一十八大窟,三十六小窟,上萬座石佛的勝景,其中著名的石窟有老龍洞,菩提洞,九陽洞,萬佛洞,蓮花洞。

    黑龍關敖正寄身于最大的石窟老龍洞中。

    云門山籠罩在黑暗中,山路崎嶇難行,廟宇的香燭光芒暗淡,盛精衛當先引路,如幽靈般飄蕩,足不點地,穿行在山崖間,徑直來到后山的老龍洞。

    站在洞口,魏十七嗅到了黑龍的氣息,近在咫尺,充斥著狂暴、侵蝕、兇戾、混亂,司徒凰說“姓關的脾氣不好,沒什么腦子”,現在想來,她似乎在暗示“那條長蟲”喜怒無常,不能以常理視之。

    “誰在外面?滾進來!”老龍洞內響起一聲暴喝,回聲嗡嗡不絕,盛精衛臉色大變,雙膝一軟,竟癱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真是個暴躁的家伙……”魏十七搖搖頭,意識到跟關敖心平氣和地交談是一項艱巨的任務,有些人喜怒無常,天生就難以溝通,他必須做最壞的準備。

    盛精衛抖抖索索蜷縮在地,雙手抱頭,似乎承受著痛苦的折磨,一代人精落得如此下場,比起潘乘年和楚天佑,究竟是幸運還是不幸呢?

    正主就在眼前,蝦兵蟹將可以無視了,魏十七舉步上前,踏入了老龍洞。

    洞內空曠幽暗,石佛的輪廓高大宏偉,黑暗之中,一雙橙黃的眼珠如燈,如豆,死死瞪著自己,妖氣肆虐,充塞了每一寸空間。

    黑龍關敖并沒有躲在石窟最深處,相反,他大大咧咧,距離洞口不過數丈,不像那些恪盡職守的關底老妖怪,自戀而矜持。

    魏十七拋出一張青燈符,冉冉升在空中,照亮了整個洞窟。他第一眼看到的是九座大佛,正中主佛為盧舍那,釋迦牟尼的報身佛,臉頰豐滿圓潤,雙眉彎如新月,秀目下視,圓融和諧,安詳自在,兩旁佇立著迦葉、阿難、菩薩、天王、力士,神情各異,栩栩如生。

    在盧舍那的左臂上,蹲著一個黑壯漢子,雙腿叉分露出褲襠,面目粗獷,滿頭亂發,雙手微微顫抖,似乎控制不住沖動的情緒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魏十七?”他開口問道,聲音急促而低沉,尾音卻帶上一絲尖細。

    “不錯……”

    “穆鳥兒說你是仲曲蟮轉世,連血脈都沒徹底覺醒,轉個什么世?狗屎!扯淡!吊!”關敖激動地揮舞著胳膊,罵罵咧咧,滿口噴糞,像極了粗鄙的莊稼漢。

    穆鳥兒,仲曲蟮魏十七愣了一下,隨即反應過來,穆鳥兒是妖鳳穆朧,仲曲蟮是巴蛇仲偈,那么司徒凰是怎樣反唇相譏的?關長蟲?很有可能!

    “他***,你敢伙同穆鳥兒騙老子,該死!”關敖不知受了什么刺激,黝黑的臉龐漲得通紅,猛地站起身,揮掌拍出一團黑水。

    黑水漂浮在空中,緩慢地變幻著形狀,將一切光亮盡數湮滅,高懸于老龍洞中的青燈符閃了幾閃,驟然熄滅,濃稠的黑暗吞沒了一切。

    是不是巴蛇轉世很重要嗎?司徒凰到底是怎么跟他說的?不過有一點,魏十七是明白過來了,黑龍關敖腦子有問題。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
极速飞艇开奖是官网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