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第三書包網
第三書包網 > 武俠小說 > 仙都 > 第一章 天都峰下,道胎初動 第三十二節 有此刀無此刀

第一章 天都峰下,道胎初動 第三十二節 有此刀無此刀

作者:陳猿
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
    蕩寇金戈來歷不凡,乃是上古天妖打造的神兵利器,擊敵無有不中,魏十七不曾提防,雖未受傷,終究是吃了點小虧。 夏商周有心打對方一個措手不及,沒想到這么快就被看破玄虛,連續兩次突刺過后,他順勢圈轉金戈,平平撩過,“嗚”一聲尖嘯破空,如同長鐮刀刈草,狠狠切向對手腰側。但這一次魏十七沒有閃避,他手扶刀背,豎刀迎上,真陰器相擊,如鐘磬齊鳴,雙雙震顫不已,陰氣驟然失控,彌散四野。

    這種硬碰硬的撞擊毫無技巧可言,饒是夏商周修煉多年,也敵不過神兵真身的力量,雙臂巨震,門戶大開,金戈被蕩在一旁,他頓時大驚失色,暗叫不好。時機稍縱即逝,魏十七如猛虎下山,揉身撲上,搶入他身前三尺之地,夏商周無可奈何,只得以戈柄勉強招架。刀短戈長,刀快戈慢,一旦被貼近身,哪里顧得過來,須臾之間,夏商周連中三刀,幸好有盔甲擋下,他紋絲不動,安如泰山。

    屠龍真陰刀砍在甲上,一道道符文亮起,如風過水面,只漾起層層漣漪,夏商周緩過勁來,心中一片冰涼,暗暗叫苦,只得暴喝一聲,將蕩寇金戈舞得密不透風,不容對方再近身。

    夏商周前世出身行伍,死后魂魄墮入鬼窟,機緣巧合,得主人指點,自身用功亦可謂勤勉,不知熬了多少年月,才從下層鬼兵一步步晉升為大將,有了今日的成就。他于用兵頗有心得,駐守鬼窟多年,指揮鬼兵鬼卒驅逐掃除入侵的修士,無往不利,如韓十八這般以一敵百,敵千,敵萬,無法用數量碾殺的異類,卻是從未遇見過。那把刀實在太過古怪,中者立斃,魂魄無存,簡直是鬼物的克星,真陰器見得多了,何曾有如此威力!

    暗中窺探多時,還不放心,他故意命麾下四將出戰,冷眼旁觀對方虛實,自以為得計,沒想到還是低估了他的力量與速度,雖然憑身上盔甲擋過三刀,但夏商周心中明白,中刀之處符文潰滅,外表雖然看不出端倪,內里早已酥軟崩壞。

    魏十七持刀而立,見他將金戈舞得急如風雨,暗暗哂笑,這不是自曝其短嘛!他根本不去理睬夏商周,身影一晃,闖入護旗的親兵之中,手起刀落,盡數斬殺了。那獨角陰馬頗有靈性,掉頭就跑,魏十七也不去追趕,隨手拔起旗桿,在手中掂了掂分量,使出“乾坤一擲”,朝夏商周激射而去。

    黑旗拖在旗桿后,獵獵飛舞,如火如焰,夏商周金戈一揮,將旗桿格到九霄云外,手上稍一停頓,魏十七再度欺近身,這一次他看穿了對方外強中干,一氣三十三刀斬出,見對方搖搖欲墜,已是強弩之末,強行催動魂魄之力,又斬出三十三刀。

    黑沉的刀光縱橫交織,綿綿不絕,夏商周熬到燈枯油盡,那里招架得住,眼中碧焰迅速暗淡下去,身軀如風中枯葉,悠悠飄起,又重重墜落。

    盔甲承受了凌厲的攻擊,符文潰散,無數磷火亮起,終于四分五裂,化作飛灰。不等夏商周落地,魏十七收起屠龍真陰刀,沖上前一拳轟出,正中金戈,夏商周再也撐不住,雙臂寸斷,金戈狠狠砸在胸口,沒有盔甲護身,這一擊結結實實,將胸膛震碎,魏十七趁勢化拳為掌,一探一抓,將精魂揪出。

    黑煙在指間纏繞變幻,夏商周喉嚨“咯咯”作響,身軀黯然泯滅,丟下一根烏沉沉的蕩寇金戈,嗆然墜地。

    魏十七呆立半晌,長長舒了口氣,倦怠從骨髓中滲出,魂眼微微張翕,精魂委頓不堪。這一戰他拼盡了全力,若夏商周能多撐半刻,咸魚翻身也未可知。

    獨角陰馬并未走遠,見主人隕滅,悲嘶數聲,一路小跑著回到蕩寇金戈旁,低頭嗅了幾下,神情哀傷。

    魏十七頗為感慨,并非實力不濟,而是時運不濟,要不是屠龍真陰刀無堅不摧,還真砸不破他身上的烏龜殼。那一身盔甲,想來也是罕見的真陰器,連名頭來歷都不知,就毀在刀下,可惜了。

    不敵千都城大將牛乙,險勝鬼窟守將夏商周,先后兩戰,自身的弱點暴露無遺。五方破曉神兵真身,在下界壓制一下落難的天妖,頗足自傲,但在妖奴橫行的大瀛洲,最不缺的就是真身和精魂,千都城隨便出一員大將,就穩穩壓過了他,更不用提極晝、大明、泗水、河丘、荒北、武漠、千都七城城主,還有斜月三星洞那般狠天狠地的陽神顯圣大象真人了。

    單論神兵真身的實力,只怕與翟羿扈大郎在伯仲之間,他能勝過此二人,憑借的是屠過黑龍,又蛻化為真陰器的屠龍真陰刀。有此刀,無此刀,是截然不同的兩個魏十七。

    終究還是實力不濟啊,七曜界畢竟是上界,強手云集,能者輩出,他雖不至于落在最底層,卻也沒什么足以自傲的資本,蘭真人的大腿必須得抱,顯圣真人的指點,不可替代。

    魏十七心下惻然,他將夏商周的精魂送到鼻下,深深一吸,像吸毒一樣沉迷其中。食靈術將魂魄扯為碎片,涂曳,螭龍,六翅水蛇,重陽鳥,穿山甲,五道精魂鉆出魂眼,慢吞吞圍將上來,沒了爭奪的力氣,你一口,我一口,吞噬著魂魄碎片,漸漸恢復元氣,壯大了幾分。

    屠滅了夏商周后,再無鬼兵鬼將出沒,魏十七極目四顧,還是一片茫茫荒野,他心中犯起了嘀咕,是繼續前行,還是到此為止呢?夏商周之前嘀咕的一句話猶在耳邊,“就算吾阻不了你,自有阻你之人。”

    躊躇片刻,魏十七還是放棄了止步于此的念頭,追兵雖然沒有出現,但牛乙是不會就此放手,甚至連李靜昀都可能插上一腳,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一路殺下去,殺出一條血路來,以戰養戰,一壁廂壯大魂眼中的精魂,一壁廂養煉屠龍真陰刀。

    他彎腰拾起蕩寇金戈,舞動幾下,縱身躍上獨角陰馬,圈轉韁繩,朝荒野深處馳去。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
极速飞艇开奖是官网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