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第三書包網
第三書包網 > 武俠小說 > 仙都 > 第一章 天都峰下,道胎初動 第八節 鎮元鐵血橋

第一章 天都峰下,道胎初動 第八節 鎮元鐵血橋

作者:陳猿
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
    長息真人大叫一聲,來不及催動法寶,大威龍象伏魔尊者奮起護主,六條胳膊揮作旋風,漾起層層金光,劈頭蓋臉壓去,胡不歸將手臂一震,魂魄之力如萬古江河節節不斷,金佛頓時四分五裂,化作一團飛揚的金屑。(品#書¥網)!烏銅鐘頗有靈性,于千鈞一發之際倒翻而至,將長息真人罩于鐘內,胡不歸拳鋒被大威龍象伏魔尊者阻了一阻,繼續前沖,就遲了這電光石火的一瞬,被烏銅鐘堪堪擋住。

    拳鐘相交,寂然無聲,胡不歸僵立不動,魂眼忽明忽暗,臉上掠過一絲潮紅。真仙遺寶,果然不可小覷,他冷哼一聲,緩緩收回拳頭。烏銅鐘“嗡嗡嗡嗡嗡”連鳴十余響,霞光萬丈,騰空飛起,遠遠滾了出去。七星破劫真身全力一擊何等厲害,縱然有真仙遺寶護佑,長息真人也受傷不輕,骨碌碌從鐘下跌了出來,七竅淌血,狼狽不堪,一時半刻哪里爬得起。

    半空中鐵鏈相撞愈來愈激烈,“叮叮當當”響成一片,余下兩具分身對視一眼,竟雙雙退在一旁。胡不歸仰頭望去,眼眸中一龍一鳳左旋右舞,卻見千里彤云滾滾,壓得極低,一根血紅的鐵鏈倏地鉆出云層,從天而降,靈蛇般將他攔腰纏住,血光蒙蒙,怨氣彌漫,顯然不是正道之物。

    合長息真人真身化身之力祭出的寶物,看上去還有那么幾分不俗,胡不歸微微哂笑,起手一抓,將鐵鏈扯開數分,竟然扯不斷。他心中一怔,正待施展厲害的手段,彤云之中又降下兩根血紅鐵鏈,將他雙臂死死纏住,動彈不得。

    胡不歸驀地記起一樁舊事,臉色微變,喃喃道:“遮莫是鎮元鐵血橋?”

    他聲音雖輕,卻被長息真人聽在耳中,他喘息著爬起身,四肢一軟,又趴了下去,上氣不接下氣,呵呵笑道:“胡帥果然博聞強識,難怪……”一具分身飄然上前將他攙起,另一具掐動食指,輕輕一彈,一點黃光沒入長息真人體內,他精神頓時為之一振。

    彤云之中接連降下一十四條鐵鏈,纏住頸、臂、肘、腕、腰、腿、膝、踝,將大敵牢牢鎖住,“嗆啷啷”繃得筆直,血光流轉,胡不歸身不由己騰空升起,四肢拉扯成一個“大”字。他冷笑一聲,催動魂魄之力,身軀重重往下一沉,雙足落地,順勢卷動胳膊,將鐵鏈往懷里一收,空中滾滾彤云如煮沸的大鍋,猛地炸將開來,顯出一座猙獰的鐵橋,通體為鮮血所包裹,蠕動不休,浮現出無數張扭曲嚎叫的面孔,或人或妖,不一而足,又汩汩湮滅。

    胡不歸眼中精芒閃動,“這便是吞噬了億萬生靈的鐵血兇橋么?原來落在了你們手里!”

    這鎮元鐵血橋乃是大兇之物,本藏于天妖族內,當年為鎮壓天魔宇文始,天妖與修士聯手,不惜犧牲億萬生靈,驅動此橋,施展血祭術,將其封印在混沌一氣洞天鎖內,大瀛洲從此元氣大傷,再也沒有回復到鼎盛之時。天魔滅跡后,鎮元鐵血橋就此不知所蹤,原以為天妖將其密密收藏,卻沒想到流落到了斜月三星洞!

    長息真人傲然道:“胡帥托大了,難逃今日之劫!”

    胡不歸仰頭看了片刻,冷笑道:“當年為驅動鐵血兇橋,屠戮了無數生靈,這橋上之血,盡是當年干涸的舊物,沒有半點新血,你格局太小,何來此等大手筆!一代不如一代,也罷,井底之蛙,且讓你見識一下老夫的手段!”

    長息真人聽他大言不慚,冷笑一聲,正待開口,卻見他大喝一聲,雙手拽住鐵鏈,奮力拉扯,竟將鎮元鐵血橋拉得搖搖晃晃,一分分降下云端。長息真人這一驚非同小可,急忙將法訣一掐,鐵血橋上鬼哭狼嚎,黏稠的鮮血沿著鐵鏈箭一般沖下,將胡不歸從頭到腳裹成一個蠕動的血繭。

    長息真人念動咒語,鐵鏈錚錚作響,卻始終不能將胡不歸拔起,血氣氤氳,眼看奈何不了對手,反而消耗極大。他心知肚明,七星破劫神兵真身舉世無雙,鎮元鐵血橋或能將其暫時困住,卻不得長久,當今之計,唯有將胡不歸羽翼盡數剿滅,集四具分身之力,專一對付這等強敵。

    他放眼望去,只見翟羿和唐橐躲得沒了影,文萱壓制住自己一具分身,混元骨錘虎虎生風,追著攆著不放,而那“下界逃奴”魏十七卻在諸般法寶的轟擊下堪堪自保。他心念急轉,頓時拿定了主意,留下一具分身守護左右,遣另一具分身上前夾擊魏十七,欲以泰山壓頂之勢,將其擒下,而后再對付大明城主文萱。

    魏十七從一開始就未盡全力,只以屠龍真陰刀將門戶守緊,不求有功,但求無過。胡不歸既然出手,他無須沖在前,只要纏住對手,不讓其騰出手來,也就交代得過去了。在他心目中,長息真人盡管是顯圣高人,卻還不值得盡出底牌傾力一戰,他真正的對手,是那素未謀面的大象真人李靜昀。

    昆吾洞一脈的長息真人乃是赫赫有名的多寶道人,面對極晝城主,他先后祭出真仙烏銅鐘、大威龍象伏魔尊者、鎮元鐵血橋三件異寶,神通廣大,也就是胡帥能兜得住。相形之下,他的四具分身也沒差到哪里去,交手短短片刻,魏十七已經領教了昆吾洞器修的手段,擊壤戈,震天鞭,平山印,寂滅鏡,青泥盤山珠,大日淬星釘,雷火七殺碑,黃泉招魂幡,法寶層出不窮,偶爾還夾雜著符修的手段,拋幾枚玉符,丟幾個傀儡,騷擾一回,不時自爆一件法寶,將他逼退數丈。

    魏十七以不變應萬變,仗著屠龍真陰刀無堅不摧,管他是戈是鞭,是印是鏡,是珠是釘,是碑是幡,諸般法寶轟來,只管一刀揮去,刀光一閃,湮滅于無形。與他交手的真人分身一件件法寶祭起,神威凜凜,揮灑自如,占盡上風,只打得霞光萬道,卻無一奏效,眼看著身上的法寶越來越少,這才察覺對方似乎有扮豬吃老虎之嫌。

    不過也無妨,另一具分身已經趕來助陣了。

    ...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
极速飞艇开奖是官网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