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第三書包網
第三書包網 > 武俠小說 > 仙都 > 第一章 天都峰下,道胎初動 第三十七節 化用精血

第一章 天都峰下,道胎初動 第三十七節 化用精血

作者:陳猿
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
    約摸問了個大概,李靜昀道謝一聲,丟下他朝后院行去,那伙計魂不守舍,戀戀不舍望著她的背影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李靜昀一路來到后院的馬廄,卸了貨的食薊馬默默地咀嚼著粗料,積雪下的苔蘚,干澀的樹皮木屑,它們嚼得津津有味,毫不挑剔。陰影之中,有一雙昏黃而疑惑的眼睛注視著她,李靜昀只作不知,解下一路跟隨她的那匹食薊馬,拍拍它的頸,正待牽走,一個蒼老的聲音嘆息道:“你這是要往哪里去?”

    李靜昀故作一驚,旋即回過頭,只見奎柯從馬廄后走了出來,滿臉皺紋,眉心糾結在一起,似乎十分為難。“你這是要往哪里去?”見她沉默不語,奎柯再次問道。

    “天下如此之大,哪里沒有容身之地,黑風山是回不去了,奎安奎北糾纏不清,荒北市集也待不住,還是遠遠避開吧。”

    奎柯頓為之語塞,兩個子侄的心思,他哪里看不透,只是沒想到,奎璃心氣如此之高,連他們都看不上眼。他不禁問道:“奎安還不夠好么?”

    李靜昀頓了頓,直截了當道:“奎安是個好人,奎北心存不良,這二人我都不喜。”

    奎柯搖搖頭,心高氣傲乃至于斯,遲早要撞個頭破血流,不過她如此執拗,他也懶得多管,當初父輩那些情分,也還得差不多了,他微一沉吟,從懷中取出一個小小的錦囊,丟在奎璃腳邊,道:“想清楚,走了就別再回來,好自為之。”

    殺意勃發,李靜昀瞇起眼睛,又強自按捺下去,法寶被奪,分身被破,慘敗于魏十七手下,還有什么屈辱不能忍?她慢慢彎下腰,拾起錦囊緊緊拽在手中,淡淡的青筋凸起,骨節發白,牽著食薊馬默默離去。

    那一剎那,奎柯感覺有一頭暴戾嗜血的猛獸盯了自己一眼,心忽地提到嗓子眼,叫不出聲,動彈不得。突如其來的錯覺轉瞬消失,他渾身上下大汗淋漓,卻茫然不知發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側門推開半扇,一人一馬穿過狹窄的小巷,來到了喧嘩的市集。

    李靜昀完全平靜下來,沿著凍土大道緩步而行,隔著一段距離打量兩旁的店鋪,筋骨,妖丹,精魂,兵刃,法寶,符箓,丹藥,功法,血食,奴仆,什么都有,什么都賣,而交易的貨幣,正是封存在六棱赤玉柱內的精魂。不過與東溟城的“飛錢”不同,魏十七并沒有把“元”、“角”、“分”的惡趣味全然照搬,精魂分作九品,彼此沒有明確的兌換數量,全憑各人的眼光和所求,一道下品精魂,若恰為某種神兵真身所缺,也可炒到極高的價格。

    李靜昀手中提著一只破舊的錦囊,神念一掃,便知里面一長三短,共四枚六棱赤玉柱,黑風鋪那伙計說,上品的精魂取自天妖,極為難得,荒北市集中根本見不到,奎柯用一道中品,三道下品精魂打發掉她,也算是仁至義盡了。

    從城南到城北,李靜昀兜了一大圈,待到日頭西下,才離開荒北市集,到附近找了個避風的山林歇腳。璀璨的星光下,那座新月形的輔城燈火通明,人聲鼎沸,一點都不遜色于白天,而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北海灣,湮沒在一片濃得化不開的黑暗中,彤云密布,煞氣沖天。

    李靜昀從袖中摸出一顆龍眼大小的丹藥,捏碎蠟封,一股異香撲鼻而來,那食薊馬頓時福至心靈,腆著臉湊上前,呲牙咧嘴打著響鼻,像熱鍋上的螞蟻,焦躁不安。李靜昀將丹藥丟進它口中,那食薊馬嚼都不嚼,咕咚吞下肚,踢著腿退后數步,藥力發散開,周身骨骼噼啪亂響,如爆豆一般,由響而輕,又由輕而響,反復九次,忽然著地一滾,化作了人形。

    妖物得藥力之助,魚躍龍門,一朝化作人身,不知省了多少工夫,那食薊馬欣喜若狂,朝李靜昀倒頭就拜,甕聲甕氣道:“小的馬薊見過主人!”

    李靜昀見他身高馬大,長著一張馬臉,馬皮化作一襲棉袍,體型魁梧,行動敏捷,頷首道:“也不枉我浪費了一顆化形丹……”她沉吟片刻,又取出一顆丹藥,囑咐道:“你去荒北市集中,將這顆化形丹換些精魂來。”

    馬薊恭恭敬敬接到手中,問道:“不知主人要換多少?”

    李靜昀隨口道:“市集中的物價,我不甚了了,至少換一道中品精魂吧。”

    馬薊性情豪爽,當下收好丹藥,大步流星往市集趕去,李靜昀也不擔心他拿了化形丹一去不還,縱身躍上樹梢,盤膝坐下,仰頭望著夜幕中四輪明月,暗暗盤算下一步的行動。

    過了數個時辰,遠處傳來了馬薊的怒吼聲,才出喉嚨,便嘎然而止,李靜昀雙眉一豎,身形驟然消失,下一刻已出現在冰原之上,只見明晃晃的月光下,一個五大三粗的海妖伸腳踩在他胸口,魚頭魚腦,鱗片尚未褪盡,人形還沒有長全,獰笑道:“乖乖地交出來,不然……”

    李靜昀屈指一彈,那海妖半截話堵在嗓子眼,“砰”地炸成漫天血霧,瞬息收攏,凝成一滴精血,不偏不倚落入馬薊口中。精血入肚,血氣翻涌,獲益著實不淺,馬薊又驚又喜,顧不得細細品味,忙不迭從懷中掏出數枚六棱赤玉柱,高高托起,口中道:“回稟主人,小的問了七八家店鋪,換這化形丹,大約在三道中品精魂上下,小的生怕被對方坑了,到極晝城胡帥的鋪子里才出手,換了兩道中品精魂,一道下品精魂,沒想到被這海妖盯上,一直追到這里。”

    他口齒伶俐,幾句話將前因后果說清,李靜昀甚是滿意。她對精魂不甚看重,淡淡道:“你且收著,隨我去北海灣走一趟吧。我傳你一篇功法,將精血化為己用,雖然只能維持一晝夜,威力卻是不俗。”她探出食指,在他額頭虛虛一點,馬薊只覺腦中一陣暈眩,轉眼已多了一篇數百字的功法,略一細思,便沉溺其中不能自拔,自覺與自身極為契合,適才吞下的海妖精血,在體內活潑潑萌動,應念運轉數個周天,渾身上下充滿了力量,忍不住仰天長嗥。

    李靜昀頗為詫異,這化用精血之法源自天狼食日功,沒想到馬薊體內居然有一縷北漠天狼的血脈,一學就精,倒也是意外之喜。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
极速飞艇开奖是官网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