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第三書包網
第三書包網 > 武俠小說 > 仙都 > 第一章 天都峰下,道胎初動 第四十九節 失控之虞

第一章 天都峰下,道胎初動 第四十九節 失控之虞

作者:陳猿
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
    “海口”設在北海灣半島以東的海底,兩座旗門守住陣圖的入口,由蚩尤、海嬰、潛蛟、天蝠四海海族輪番把守,所得好處抽一份奉與閻川,剩下的由各族自取,多寡各憑運氣。今番鎮守“海口”的,正是蚩尤海的美人魚沈銀珠,海族早在數日前便散入北海灣,旗門外冷冷清清,她獨自坐在一塊礁石上,輕輕揮動七妙寶樹,寶光映著她的臉,一陣明一陣暗。

    忽然聽到一聲輕微的水響,沈銀珠抬頭望去,卻見一人借水遁而來,劃出一道筆直的水線,瞬息已至眼前,匆匆一瞥,正是久未謀面的荒北城主魏十七。她暗暗吃了一驚,什么事驚動了這位大神,忙迎上前去,抿唇微笑,聯袂見禮。魏十七揮揮手,示意她不必多禮,沈銀珠引著他來到旗門內,問道:“城主可是要進北海灣?”

    “不忙。”魏十七四下里打量幾眼,“海口”的旗門由美人魚鎮守,除沈銀珠外,尚有一隊妖嬈女子,俱是人身魚尾的王族子弟,他隨口問道:“聽聞四海妖王、王族子弟盡皆出動,你怎地不去試一試運氣?”

    沈銀珠欲言又止,嘆了口氣,不無幽怨道:“有大姊在,我又何必去湊這個熱鬧……”

    沈氏姐妹的恩怨情仇,魏十七懶得去管,只要閻川把持住四海大勢,北海五族哪一個上位對他來說并無差別,沈銀珠這一番作態是白費心機,他根本不會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“適才有一簇海妖同時遇難,可有腰牌飛回?”

    一簇,適才,都是含糊不清的說法,沈銀珠微微一怔,道:“腰牌都在此,三三兩兩,并非同時遇難,最近一枚是半個時辰前飛回,請城主查看。”她雙手呈上冊子,條目記得清清楚楚,無一遺漏。

    沈銀珠甚是細心,飛回旗門的腰牌按照時辰一一登錄在冊,并以蠅頭小字注明姓名來歷,魏十七粗粗看了一回,果然沒有阮靜所說的情形,他略一沉吟,將冊子交換給沈銀珠,命她小心看守旗門,如有異狀,速速稟報閻川,不得延誤。沈銀珠口中答應,心中猜測北海灣內定是出了什么變故,八成有厲害角色混入其中,情勢有失控之虞。

    腰牌并非萬無一失,對有心人來說,毀尸滅跡并非難事,但任他奸似鬼,也猜不到“北海灣活點圖”的存在,終是露出了馬腳。什么人如此大膽,在此關鍵時刻插手攪局?來自外海的海妖,還是他洲潛入的羽族蟲族?魏十七不動聲色,借水遁穿過旗門,轉瞬消失在黑黝黝的深海。

    沈銀珠長長舒了口氣,那位大神既然親自出手,這里就沒她什么事了,只是不知大姊在里面……她的雙眸忽然亮了起來,自己也不清楚是希望沈金珠平安無事,還是出些什么紕漏。

    魏十七的水遁符得自流火,乃是蛇頸龍王族的不傳之秘,黃犢舟與之相比,慢得像蝸牛爬,待一符耗盡癸水之氣,他又繪一符,接連不斷,無移時工夫便遁出千里之遙。

    閻川正全神貫注操縱“海陣盤”,忽然暗流涌動,一個巨大的漩渦憑空而生,定淵鼓毫無征兆響起,海中的十座陣圖齊齊震動,他大吃一驚,正待細看,魏十七已闖入陣眼之內。閻川渾身打了個激靈,雙膝一軟,身不由己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魏十七走到他身邊,拍拍他的肩膀,臉上無喜無怒,道:“起來吧。”

    閻川心中忐忑不安,不知城主為何忽然駕臨,難不成是北海灣出了什么意外?他慢慢站起身,粗大的手掌捧著“海陣盤”,下意識將陣圖一一撫平。

    “這次與陸上的妖奴爭奪冥石,海族來了多少強手?”

    閻川略一思索,道:“蚩尤、海嬰、潛蛟、天蝠四海妖王盡皆到齊,王族子弟亦來了不少,除此之外,鯉鯨和馬面蛟二族亦有數位長老前來觀戰,他們只作壁上觀,不會插手神兵堂的試煉。”

    “四海妖王可有損傷?”

    神兵堂那四十一名弟子進入北海灣為時未久,陸海雙方各自掃蕩鬼陰兵,尚未越界開戰,海妖王當不至于有什么折損,但城主既然這么問,顯然是發覺了什么。閻川忽然記起一事,忙道:“城主,四海妖王俱留了一點精血在定淵鼓內,若有意外,可作法探查。”

    這才是老成之舉,海妖王非比尋常海族,萬一出了什么意外,四海動蕩,難免有失,需得早作打算。魏十七頷首道:“好,你且作法看上一看。”

    “定淵鼓乃蚩尤海鎮海之寶,唯有北海五族才能驅使,這個……這個……”閻川面露尷尬之色,急中生智,眼前忽然一亮,忙道,“對了,沈銀珠鎮守‘海口’旗門,未曾進入北海灣,我這就喚她過來!”

    他手忙腳亂掏出一串石魚,大小不一,形狀各異,匆匆挑了一條美人魚,人身魚尾,栩栩如生,形貌與沈銀珠有三分相仿,打磨得甚是精巧。淵海浩瀚,不是旦夕可至,這是四海妖王留給他的聯絡之法,以備急時之需,傳訊石魚能遨游四海,頗有靈性,唯獨打造費工費力,美人魚族內,也只有沈金珠沈銀珠才持有數枚。

    閻川將石魚湊到嘴邊,匆匆說了數語,在掌中摩挲了一回,一撒手,石魚疾射而出,轉瞬便消失無蹤。

    過了約摸數個時辰,一道血光倏忽而至,停在陣眼之外,扭曲晃動,砰然潰散,現出沈銀珠的身形。閻川忙將她放入陣眼,卻見她臉色慘白,氣息弱不可察,顯然不惜損耗精血,施展血遁術,從“海口”一路趕來,不敢有分毫怠慢。

    魏十七拋給她一顆殷紅的丹藥,沈銀珠快要撐不下去了,輕聲謝過,將丹藥送入口中,病懨懨靠在礁石上,花了一炷香工夫煉化藥力,蒼白的臉頰泛起兩團紅暈,堪堪恢復了幾分元氣。

    閻川微一猶豫,命她催動定淵鼓,查看四海妖王留下的精血,可有異狀。沈銀珠聞言心如明鏡,當下振作起精神,緩步行到定淵鼓前,魚尾輕擺,身軀冉冉升起,低低念動咒語,音節佶屈聱牙,翻來覆去,冗長不堪。閻川等得心焦,又不敢催促她,偷眼瞅魏十七的臉色,幸好他并無不耐之色。

    沈銀珠臉頰的紅暈迅速隱沒,再度透出一片慘白,她七竅中淌出黏稠的鮮血,化作氤氳血氣纏繞不休。數息后,她深吸一口氣,將血氣盡數吸入口中,猛地將腰一扭,魚尾重重擊打在定淵鼓上,“咚”一聲悶響,九點精血跳將出來,如跳丸一般起落不定。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
极速飞艇开奖是官网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