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第三書包網
第三書包網 > 武俠小說 > 仙都 > 第一章 天都峰下,道胎初動 第四十四節 抬頭不見低頭見

第一章 天都峰下,道胎初動 第四十四節 抬頭不見低頭見

作者:陳猿
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
    天庭金甲神人亦是真仙出身,一入天庭成走卒,命運多蹇,或因違令被貶,或因出戰失利,失了真仙修為,淪為仆從雜役之流,如碧落殿祁丙一般,奔波勞碌,干些粗活度日。帝朝華得五湖殿主朱金陵看顧,雖為金甲神人,卻無人役使,更不用出征異域,除了無緣大道外,盡可逍遙自在。

    魏十七回到碧落殿中,拜見殿主沈辰一,沈殿主對他和顏悅色勉勵一番,非但將他獻上的一成星藥轉贈與他,還額外指點他如何以星藥補全殘寶,溫養靈性,成就真靈。對魏十七來說,這數千語字字珠璣,指明了一條康莊大道,開辟了一方新天地。無論是善意也好,籠絡也好,回頭看來,加入碧落殿是明智的抉擇,他平安渡過了初入天庭的第一場考驗,贏得喘息和壯大的時間。

    辭別沈殿主,魏十七回到輪值洞府中,靜坐片刻,取出史巴頭遺下的獸皮,胯下之物,腥臊難聞,乍一看黑黝黝不甚起眼,天啟寶珠竟不能毀之,當是一宗難得的寶物。魏十七催動星云雙眸,翻來覆去看了半晌,始終不明其用,只得收將起來,暫且擱置一旁。

    他將心神沉入一芥洞天,緩步來到參天造化樹下,仰頭望去,六條金龍伏于濃蔭間呼呼大睡,體內星藥忽明忽暗,生機纏繞,如心臟般一漲一縮,每一次搏動,精純的星力融入龍軀,一分一毫補全著天庭殘寶。星藥非是凡物,可惜他修煉“命星”之術,不得親身體察其中無窮玄妙,入寶山而空回,莫過于此。不過捕獲“命星”如此艱難,其中定有不為人知的奧秘,假以時日,自然能見分曉,機緣未到,多慮亦是徒勞。

    他在參天造化樹下逡巡良久,心中平安喜樂,無有掛礙。

    待六龍回馭斬煉成真寶,成就真靈,再有“星藥”,可施與周吉和屠真。異域賭戰令他大開眼界,銀甲殿柱石殿諸位真仙相繼登場,手段層出不窮,匪夷所思,他也要早作打算。

    時日奄忽而逝,魏十七閉門不出,悉心溫養六龍回馭斬。這一日,他忽然心血來潮,察覺沈殿主有事相召,當下長身而起,丹田內碧落符微微一漾,舉步邁出輪值洞府,早望見傀儡侍女靈犀迎上前來,引著他前往碧落殿。

    碧落殿中已有一人先至,作女冠打扮,體態婀娜,正是黃庭山道門三大祖師之一的玄元子。

    魏十七見過碧落殿主沈辰一,又與玄元子見禮,落后半步,聽候沈殿主吩咐。

    沈辰一似有為難之處,沉吟良久,開口道:“卻有一事,有勞二位道友往極天一行。數日之前,崔宮主頒下敕令,征調星獸之星核,以祭煉正陽門,抵御外敵。此乃天庭要事,餐霞宮紫府、五湖、碧落、銀甲、寶燈、云漿、天泉七殿,俱不得落空。不過尋常星核不堪大用,此番征調的,乃是‘三輪’以上的星核……”

    他看了魏十七一眼,隨手攝出一枚鵝卵大小的星核,坑坑洼洼,凹凸不平,每一處棱角都閃動著熠熠星光,曲指一彈,使個小神通,星核微微震顫,漾出兩輪星輝,如夢如幻。

    沈辰一解說道:“極天星獸,星核各有不同,大凡修煉萬載,漾出一輪星輝,三萬載,二輪星輝,七萬載,三輪星輝,‘三輪’以上的星核,殊為難得。玄元道友道行深厚,神通廣大,魏道友身懷極天周游駟馬戰車,有星圖指引,不虞有失,此番前往極天,當以玄元道友為主,魏道友為輔,約以百載之期,取星核而歸,不知二位道友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玄元子神情清冷,略一頷首,魏十七察言辨色,沈辰一言語雖然客氣,卻并非與他們商議,當下亦應允下來。

    沈辰一臉上露出一絲笑意,溫言道:“如此甚好。二位道友且回洞府打點一二,不日靈犀將奉上所需物事。極天叵測,星獸兇殘,待二位道友回轉碧落殿,貧道再擺下酒宴,接風洗塵,把酒言歡。”

    玄元子微微色動,沈辰一性情淡泊,懶于飲宴,即便是他殿殿主相邀,也往往借故推辭,能得他親自擺下酒宴,這是天大的面子,在她的印象里,數萬載以降,不過聊聊數次而已。

    她秀眉微蹙,問道:“極天浩瀚無垠,雖有星圖指引,戰車代步,欲尋‘三輪’星獸的巢穴,不啻于/大海撈針,徒費光陰事小,只恐誤了崔宮主的敕令。”

    沈辰一道:“崔宮主亦慮及此節,特頒下一枚‘節符征獸令’,祭動此令,可引出周遭星獸,露出形跡。”他曲指一彈,將一枚錯金青玉令牌拋入玄元子掌中。

    令牌觸手升溫,一段祭煉的要訣涌入心頭,有如天生地設一般,餐霞宮主托物寄意,無遠弗屆,這等神通手段,令玄元子嘆為觀止。

    沈辰一頓了頓,又道:“我碧落殿只轄七曜界淵海三洲之地,極天之上,亦是如此,雖有混沌亂流分割虛空,終究擋不住真仙大能,二位道友行事在意,慎勿越界。”

    魏十七道:“若有他殿之人越界呢?”

    沈辰一淡淡道:“我碧落殿不惹事,也不怕事,若有人越界,又不知進退,可擊之。”

    此言正中魏十七下懷,丹藥法寶,功法利器,沒有比殺人越貨來得更快了,真仙積蓄,身家豐厚,若能取之于彼,可省去不少工夫。

    一念既生,殺意萌發,九龍回輦功蠢蠢欲動,如何瞞得過沈辰一。他微一猶豫,告誡道:“星核罕有,終究是身外之物,天庭雖不戒爭斗,畢竟同處餐霞宮,抬頭不見低頭見,略留幾分情面為好。紫府、五湖二殿不乏強手,如不敵,可伺機遠遁,彼輩也不至痛下狠手。”

    玄元子道:“沈殿主且寬懷,貧道自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沈辰一深深望了她一眼,暗暗嘆息,他坐鎮碧落殿,不得擅離,若能與玄元子共赴極天,度過百載光陰,亦是賞心樂事。可惜……

    他有些意興闌珊,揮揮手,命二人退下。

    玄元子出得碧落殿,停下腳步,心中好奇,正待開口問他異域征戰之事,忽然記起沈辰一的告誡,欲言又止。魏十七行到她身旁,目視蒼茫云海,隨口問道:“玄元道友可知‘命星’由來?”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
极速飞艇开奖是官网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