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第三書包網
第三書包網 > 武俠小說 > 仙都 > 第一章 天都峰下,道胎初動 第一百十一節 一根繩上的螞蚱

第一章 天都峰下,道胎初動 第一百十一節 一根繩上的螞蚱

作者:陳猿
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
    魏十七回到云漿殿中,將王京宮諸殿真仙“以下克上”,爭奪殿主的前后仔細尋思一遍,并未察覺到異樣。餐霞宮主削減二殿,王京宮主擢拔供奉,孰優孰劣,眼下尚難定論,不過這一回溫玉卿雖然保住了殿主之位,之后的百余年間若無改觀,遲早會黯然退場。

    除非她能找到第二個力挽狂瀾的長生子。

    不過溫玉卿的境況輪不到他來關心,自助者天助,至不濟還有沈辰一。看在傀儡侍女沈幡子的份上,他相助一回,不會再有第二趟了。

    魏十七閉關不出,一壁廂吞服異果,感應命星,汲取星力,一壁廂祭煉六龍回馭斬、天啟寶珠和風火金砂,歲月如流,不知不覺又過了百年。這一日,他忽然覺得有些心神不寧,似乎有什么厄運徘徊不去,當下長身而起,命陰元兒小心看守浮宮,一拂衣袖,。

    他端坐于松木榻上,無移時工夫,金莖露匆匆入殿來,秀眉微蹙,顯然遇到了為難之事,不敢自專。

    她斂袂拜見殿主,猶豫道:“殿主明察,數日之前,帝朝華與云獸忽律頻生口角,互不相讓,以至于大打出手,毀了一處洞府,驚動了宮主,遣座下弟子黃云暮前來查看。殿主閉關不出,黃道友阻止屬下入云漿洞天通稟,獨自在殿外逗留片刻,即飄然而去。”

    頻生口角,互不相讓,這不像是帝朝華的性子。魏十七問道:“可知二人因何生出口角?”

    “依屬下看來,帝朝華成就了一宗大神通,有意挑釁,借忽律之手試一試威力。”

    帝朝華乃天魔女附體,取走一斛星藥,煉成大神通,亦在情理之中。但就算打壞一處洞府,驚動崔宮主,亦不至于令他心神不寧,魏十七又問道:“二人交手,誰勝誰負?”

    金莖露斟酌片刻,道:“云獸忽律吃了大虧,被打得體無完膚,萎靡不振。”

    魏十七“哦”了一聲,大感意外,他沉吟片刻,命金莖露請帝朝華來相見。

    等了大半日,云漿殿九門中開,帝朝華輕笑著踏入大殿,滿頭青絲松松系在腦后,眼波流轉,媚眼如絲,流露出天魔女的幾分顏色。金莖露一一掩上殿門,背靠門樞,不敢上前去,帝朝華一顰一笑,一舉一動,令她心馳神搖,把握不定,她垂下雙眼,深為殿主擔心。

    都是那一斛星藥惹的禍!

    帝朝華左顧右盼,搖曳生姿,一路行到魏十七身前,也不見禮,食指纖纖抵住下頜,微笑道:“殿主召見,不知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“聽聞道友與那云獸忽律交手,將其打傷,可有此事?”

    帝朝華道:“些許小事,也傳入殿主耳中——不錯,妾身新近煉成了一宗法寶,一來試試威力如何,發個利市,二來取他數滴精血,里外拂拭一番,打磨去煙火氣。”

    “忽律傷勢如何?”

    “外傷而已,躺上個三五十年也就沒事了,殿主若看不過去,不妨賜下星藥,助他早日復原。”

    云獸忽律何等強悍,數滴精血,如何用得著躺上三五十年?天魔女有恃無恐,其中定有緣故!魏十七站起身來,繞著她轉了數圈,腳步愈來愈慢,帝朝華毫不介意,任憑他仔細打量,掩口笑道:“個兒郎,目灼灼似賊,待怎地……”

    當日星域賭斗,銀甲殿杜司陵將一枚天帝孽種投入諸天輪回神木鼎,召出顛倒眾生天魔女,孰料帝朝華未能守住不動心,鼎毀人亡,軀殼為一縷神念占據,輾轉降臨天庭。諸天輪回神木鼎不存于世,天魔女神通百不存一,束手縛腳,迫不得已寄身于云漿殿,甘居魏十七之下,不敢妄言妄為。

    魏十七停下腳步,若有所悟。

    天魔女“咯咯”笑了起來,笑得前仰后合,花枝亂顫,“可是看出來了?看不出來也無妨!告訴你,皇帝輪流做,明年到我家,你當了這些年的云漿殿主,獨占一座大殿,一處洞天,也該換個人了!”

    魏十七頷首道:“淵海三洲之地的規矩,強者為尊,勝者為王,到了天庭也不用改,閣下盡管出手,若能將我擊敗,這云漿殿,便讓與你又何妨!”

    天魔女伸出食指輕輕搖擺,笑道:“才不上你的當呢!你在這云漿殿中,占了天時地利人和,萬一惹出餐霞宮主,妾身可不是對手……”

    她手中握有余瑤一道神魂,又蒙魏十七暗中遮掩,才瞞過四位宮主,某種意義上,他們是一根繩上的螞蚱,一損俱損一榮俱榮。天魔女之所以突然發難,并非打算掀桌子,只是不滿魏十七把持主位,獨得好處,有意分潤一二。所謂漫天要價就地還錢,囂張一點,順便出口惡氣,這才是她的本意。

    天魔女的心態,魏十七洞若觀火,事實上,他對這一日的到來早有防備,諸天神佛,顛倒眾生天魔女,豈是易與之輩,吃得住她,如虎添翼,吃不住她,養虎為患,這百年來他孜孜不倦修煉,不敢有絲毫松懈,防的正是她忽然發難。

    舊情難忘,余瑤的神魂固然很重,另一方面,魏十七也是故意留下天魔女這個禍患,金就礪則利,若非天魔女的威脅如芒刺在背,他又何至于一日千里,進展如此神速?

    “閣下既然忌憚四位宮主,那么只分高下,不作生死搏,我若輸了,云漿殿主便讓與你做,任打任罵,任殺任埋,你若輸了,須得種入一道云漿符,聽憑吾驅使,再安分上五百年。”

    天魔女笑容一僵,漸漸收斂,她萬萬沒想到,魏十七竟如此果決,似乎穩操勝券,吃定了自己,轉念一想,有余瑤神魂在手,即便輸了,也沒什么損失。俏臉上笑容再度綻放,她扭過頭,朝金莖露招招手,道:“小姑娘,來,做個見證,免得你們的大殿主輸了不認賬!”

    金莖露心頭一陣恍惚,猝不及防中了道,怔怔地迎上前,神魂為其所懾,竟迷了心竅,不能自已。

    魏十七搖搖頭,金莖露死而復生,道行大損,這些年煉化星藥,修煉不輟,畢竟長進有限。正待將她喚醒,金莖露耳畔忽然響起一聲清冽的劍鳴,如暮鼓晨鐘,“哎呀”一聲,頓時清醒過來。

    卻是定慧劍一靈不滅,主動護主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
极速飞艇开奖是官网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