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第三書包網
第三書包網 > 武俠小說 > 仙都 > 第一章 天都峰下,道胎初動 第十節 識途老馬地頭蛇

第一章 天都峰下,道胎初動 第十節 識途老馬地頭蛇

作者:陳猿
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
    魏十七立于洞口,屈指一彈,殺意凝化游絲,沒入黑暗之中。他凝神細查片刻,忽然失去感應,那一縷殺意似乎被什么異物奪去,不知所蹤。

    雖然失手,卻并無兇險警兆,天魔得以入內,他自恃神通,掌心托起天啟寶珠,低低吟道:“我有明珠一顆,久被塵勞關鎖。一朝塵盡光生,照破山河萬物。”毫不猶豫遁入魚龍洞。

    魚龍洞幽深曲折,入口處頗為狹窄,行不十余丈,眼前豁然開朗,山腹中空,一汪水泊現于眼前,方圓不過數里,波瀾不驚,如一塊碧玉。魏十七足踏風火金砂,四下里看了一回,天魔氣息蕩然無存,察覺不到絲毫異樣,他沉吟片刻,又彈出一縷游絲,才一入水,便消失無蹤。

    看來魚龍洞奧秘,正藏在這一汪水泊之下。

    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,魏十七召出巴蛇法相,身相合一,催動金砂,風火之力大盛,將全身團團包裹,沉入水泊之中。剎那間異變徒生,天旋地轉,時光洪流撲面而來,水泊之下,竟是一處洞天真界。

    今非昔比,魏十七呵呵一笑,以天啟寶珠分開時光洪流,輕輕巧巧穿梭而過。

    魚龍洞乃是一水洞。昔日在下界大瀛洲,他占據荒北城盲海小界,又曾縱橫淵海,殺得一干海妖退避三舍,風里來浪里去,水下的營生,他并不陌生。天啟寶珠血光明滅,將四下里照亮,魏十七向水下緩緩沉去,不多時,忽然心生警兆,扭頭望去,只見一條丈許長的妖物竄將出來,粗如水桶,遍身鱗甲,似魚非魚似龍非龍,瞪起一雙水泡眼,目不轉睛盯著寶珠,垂涎三尺,又忌憚不已。

    魏十七略加思索,即明白過來,當年他驅使巴蛇化龍,從黑羽手中奪走天啟寶珠,強行煉化,里外浸透真龍血氣,對那些水中的妖物來說,無異于一步登天的大補之物,但天庭真寶何等兇殘,哪里是彼輩消受得起,那妖物知道忌憚,總算還沒有蠢到家。

    魚龍洞情勢不明,正愁沒有識途老馬地頭蛇,抓來盤問一二,這半魚半龍的妖物主動送上門來,再好不過了,魏十七目光一閃,正待出手將它擒下,那妖物似乎察覺到什么,將尾巴一甩,倏地消失在黑暗中。

    魏十七不禁啞然失笑,那長蟲,滑不留手,如此機敏,倒有幾分靈智。

    魚龍洞浩渺無垠,深不見底,魏十七不再貿然下沉,以風火金砂逼開水波,四下里游動,尋找妖物的蹤跡,費了半天工夫,卻一無所獲。天庭勝境,豈可等閑視之,洞內暗藏玄機,若無有引路之人,亂闖一氣,殊為不妥。

    正搜索間,忽聽得一聲低沉的水響,暗流涌動,如驚濤怒潮,他也不懼,立穩腳跟等候片刻,遠遠望見又一妖物尋蹤追來,比之前那條不入流的貨色粗了一圈,形貌更似龍而非魚,道行深厚許多,當是開智的妖兵妖將之屬。

    那妖物在水中如入無人之境,倏忽游到魏十七身前,上下打量著他,不禁一迭聲叫苦,一時間走又不是,留又不是,額頭上冷汗涔涔,尷尬萬分。

    知道害怕,倒也不是全無見識,魏十七心中一動,試探道:“爾這妖物,可有名號?”

    那妖物得徒子徒孫報訊,寶珠現世,龍氣郁積,不覺怦然心動,急急趕來察看,但見魏十七有風火之力護身,滴水不沾,鎮定自若,便知勢不可為,這等天庭真仙,非是他這小小妖物得罪得起的。他頗有幾分急智,立馬換了一副嘴臉,恭恭敬敬施禮道:“小的乃是看守魚龍洞的妖衛烏泉,見過上仙!恕小的眼拙,不知上仙來自何宮何殿,可持有瑤池令符?”

    魏十七道:“并無令符。”

    烏泉心中一寒,強自鎮定,為難道:“上仙有所不知,天帝明令,非持瑤池令符,不得擅入魚龍洞。”

    魏十七目光平靜,落在他丑陋不堪的臉上,看得他心驚膽戰,直想大叫一聲,扭頭就逃。隔了片刻,魏十七道:“三十三天外聯手作亂,天庭四分五裂,天帝不知所蹤,難不成你還一無所知?”

    來人言辭犀利,毫不留情,將天庭最后一塊遮羞布撕去,烏泉臉色極為難看,張口欲辯,只聽他又道:“何況,未持瑤池令符,便闖入魚龍洞來,這樣的人還少么?烏泉,我且問你,魔王麾下十八魔將,來了幾人?”話音未落,雙眸血光大盛,將他牢牢鎖定。

    烏泉這一驚非同小可,神魂不知不覺為其所懾,脫口道:“來了二位魔將,窮兇極惡,小的不敢阻攔,放他們去了。”

    魏十七不覺皺起眉頭,丙靈公言說三大魔將來襲,恐非誑言,柱石殿塌為一堆廢墟,留下一名魔將收拾殘局,另兩名魔將得了消息,趕赴魚龍洞,數目上倒是不差。

    “魔將來到魚龍洞,所為何事?”

    烏泉支支吾吾道:“小的不敢問……小的……也沒跟他們照過面……”

    這才是正理,天庭向來視魔王為大敵,魔將煞氣沖天,敲骨吸髓,這小小的妖物如何敢露面!

    魏十七道:“不敢阻攔那魔將,倒敢在吾面前現身,你好大的膽子!”

    烏泉聽他語氣不善,暗暗叫苦,誤信了徒子徒孫一句話,將自己置于險地,如何是好?世易時移,天庭非是昔日的天庭,魚龍洞也不是當年的魚龍洞了,他臉上肌肉抽搐,心中念頭急轉,硬著頭皮討饒道:“不敢,不敢……那個……上仙駕臨,小的未曾遠迎,恕罪則個……上仙若有用得到小的處,只管吩咐,風里風里去,雨里雨里去,絕無怨言!”

    魏十七看了他半晌,微微頷首道:“也罷,就饒你這一回。”

    真人面前不說假,既然說饒他一回,便不至食言。烏泉大大松了口氣,一顆心落回肚子里,道:“敢問上仙尊號,居何宮,處何殿,可是追殺那兩員魔將而來?”

    魏十七見他心思活泛,頗知進退,道:“吾乃餐霞宮云漿殿主,來此魚龍洞,非為魔將,另有所求。”

    烏泉心中打了個咯噔,小心翼翼問道:“不知上師所求為何?”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
极速飞艇开奖是官网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