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第三書包網
第三書包網 > 武俠小說 > 仙都 > 第一章 天都峰下,道胎初動 第一百零三節 合龍辟水龜

第一章 天都峰下,道胎初動 第一百零三節 合龍辟水龜

作者:陳猿
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
    深入荒野,接連剿殺魅影,終于驚動了正主,魔物姍姍來遲,黑氣滾滾,掀起驚濤駭浪,劈頭蓋臉撲來。不知怎地,黃四海察覺到對方的焦躁與渴求,似乎面臨更大的誘惑,直待匆匆打發了擾人的蠅蟲,便即干正事去。他心中忽然閃過一個念頭,難不成有大隊人馬降臨此界,吸引了魔物的注意?

    周吉搶上半步,一圈揮出,虛空綻開無數裂痕,如堅冰炸裂,交錯蔓延,將魔物分割為大大小小的碎片,黑氣撞上裂痕,如水入沸油,滋滋有聲,漸次湮滅,唯有一處聚而不散,黑氣翻來滾去,透出魔核的氣息。黃四海精神頓為之一振,魔核細微難覓,往常不知要花費多少力氣,將魔物龐大虛無的身軀漸次打滅,才能找到要害所在,祁甲這一擊破碎虛空,切割魔物,看似魯莽,實則收到奇效,難能可貴。

    季沉靄亦看透了其中的關節,神情稍稍一松,祭起羊脂玉露瓶,寶光閃動,湊著黑氣凝聚處一吸,“叮”一聲響,一枚細小的魔核落入瓶中,黑氣隨之潰散,魔物灰飛煙滅。季沉靄輕輕一搖羊脂雨露瓶,魔核太小,不甚中意,不過一出手就能將魔物降服,并沒有花費太多真元,亦是意外之喜,她向祁甲略一頷首,覺得長息真人收下此子,不無先見之明。

    黃四海心中一定,不過魔物的動靜如此反常,試一試祁甲的手段倒在其次,他沉吟片刻,向季沉靄道:“魔物似有不妥,師妹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季沉靄在腰間輕輕一拍,吞吐真元,解開御獸袋,放出一只黑翎短喙啄香雀,喳喳叫了兩聲,落在她肩頭,戀棧不去。周吉不禁多看了幾眼,難怪她孤身而來,連吸風狼都不帶一頭,原來另有引路的靈禽,看了啄香雀小巧玲瓏,他越發覺得腳邊那條老狼猥瑣丑陋,太過丟份了。

    啄香雀乃是此界異種,棲身于暗黑荒野,極少在綠洲出沒,可遇不可求,季沉靄也是隨真人清剿魔物,偶然得了一枚禽卵,花費不少工夫,才孵化出此雀,收為靈寵。她從袖中摸出一顆冷香丸,曲指彈到空中,那雀兒歡鳴一聲,倏地飛上前,將香丸銜了吞下肚去,展開雙翅,箭一般飛入黑暗。

    等了約摸一盅茶的光景,黑影一閃,啄香雀飛將回來,落在季沉靄肩頭,嘰嘰喳喳叫了幾聲,似乎在向她述說著什么。季沉靄神情微變,又喂了它一顆冷香丸,正待開口,黑暗深處忽然傳來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,青光沖天而起,撕破濃稠的黑暗,噔噔噔噔,咚咚咚咚,一頭小山也似的巨龜伸長了頭頸,踏著沉重的腳步,向他們急速接近,身后追著無數魔物,鋪天蓋地,如潮水般涌來。

    吸風狼察覺到前所未有的威脅,低低咆哮著,吼聲此起彼落,焦躁不安,黃四海心中大震,喝道:“師妹!”

    季沉靄急道:“當是合龍辟水龜,載了截海歲寒洲修士舉族避入此界!”

    七曜界三日四月,十洲八海,據道門典籍所載,截海之中生有異獸,名為合龍辟水龜,性情溫和,背殼下空如巨屋,可容千人之數,踏波而行,輾轉萬里,歲寒洲一些規模不大的修仙家族,常與之締結盟約,舉族入駐龜背之下,逐靈氣遷徙,恰似游牧。黃四海雖聞合龍辟水龜名,卻從未親眼見過,如此龐然大物,竟施施然闖入此界,令人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道門在此滯留年久,漸漸也探查出了一些端倪,此界的入口,多半依托于玉質法寶,形態各異,不知出于何人之手,諸界諸洲都有散落,機緣巧合,靈氣沖撞,或者大能施以手段,都能打開一條通道來。然則此界魔物橫行,暗藏殺機,更隱藏著不啻于大象真人的魔頭,當年道門祖師深謀遠慮,遺下符詔護佑門人肉身,隔絕魔物探查,是以葛陽真人等十一人順利抵達綠洲,并未遇到損失。他洲之人就未必有此運氣,在暗黑荒野像沒頭蒼蠅一樣到處亂撞,十有八九會被魔物纏上,淪為彼輩口中的血肉資糧,平安抵達綠洲的修士,不是神通廣大,便是運數所鐘。

    合龍辟水龜載一族之眾,足有數百人,四下里魔物發了瘋一般涌上前,只怕連荒野深處的魔頭都被驚動,黃四海不敢自專,毫不猶豫道:“切勿輕舉妄動,速速撤回綠洲!”他翻身騎上巨狼,招呼一聲,以“北海眼”開道,向綠洲方向奔去。

    魔物聲勢浩大,杜千結陽罡陽隆不敢怠慢,各自跨上吸風狼,匆匆追趕上前。周吉低頭看了看那條瘸腿老狼,又看了季沉靄一眼,目光中似有詢問之意。季沉靄將肩頭啄香雀一拍,那雀兒跳降下來,一聲厲嘯,見風即長,她坐于其背,離地丈許,撲騰而去。

    飛了十余息,季沉靄回頭望去,滿以為祁甲會跨坐在老狼背上,緊趕慢趕,心急火燎,生怕落在最后,被魔物淹沒,不想他竟近在咫尺,徒步而行,兩條長腿一蹬一跨,輕輕巧巧越過數丈,反倒是那條老狼攆不上,吐著舌頭一個勁喘氣。她暗暗覺得好笑,體修肉身強悍,不可以常理度之,他便是一路跑回綠洲,也渾不當回事。

    北海眼懸于空中,光華耀眼,那合龍辟水龜奮起余力,沉重的身軀左搖右晃,拼了命往前追趕,一點點縮短著距離,每一步踏下,水波憑空而生,卷起一個巨大的漩渦,旋生旋滅,消散于黑暗中。龜背之上,十余名修士吞吐真元,催動一口三足大鼎,合力撐起一道帷幕,播撒青光,將橫沖直撞的魔物擋住。

    一名方臉短髭、鬢發斑白的修士沉聲道:“合龍辟水龜精疲力盡,撐不了多久,可恨那些邪修見死不救,只顧自行逃生!”在他看來,正道中人,理當路面不平拔刀相助,便是拋頭顱灑熱血也在所不惜,只知自行逃命,定是邪修無疑。

    另一圓臉無須、富態可掬的修士道:“夫妻本是同林鳥,大難到頭各自飛,師兄太過苛責,魔物如此猖獗,退避三舍,也是人之常情。”

    那方臉修士哼了一聲,道:“師弟總是這般好說話!”

    那圓臉修士道:“和氣生財,和氣生財……”

    話音未落,荒野深處響起一聲悶雷,合龍辟水龜四足一軟,重重癱倒在地,向前滑行了百余丈才停了下來,漫天魔物仿似感應到什么異狀,四散奔逃,顧頭不顧尾,無移時工夫便一掃而空。

    眾人面面相覷,不知發生了什么。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
极速飞艇开奖是官网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