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第三書包網
第三書包網 > 武俠小說 > 仙都 > 第一章 天都峰下,道胎初動 第六十七節 王京仙界

第一章 天都峰下,道胎初動 第六十七節 王京仙界

作者:陳猿
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
    沈幡子匆忙跳下飛車,斂袂見過沈千禾,沈千禾乃王京宮主再傳弟子,曾為西渡殿供奉,現坐鎮天機臺,磨礪道行,前途無量,非她這小小的傀儡侍女可比。沈千禾眼梢微微一跳,五明宮主得帝子看重,如日中天,沈幡子乃他身邊之人,連曹宮主都對她另眼相看,務須結個善緣,當下客客氣氣與她言過數語,當先引路,絕口不提求見魏十七,當先引路,繞過天機臺,去往王京宮深處,

    沈幡子回到車內,神情略有些異樣,她性子雖然清冷,心思卻細膩機敏,這些年往來所遇之人,籠絡有加,客套有加,敬畏有加,奉迎有加,諂媚有加,全是沖著五明宮主而去,于她沒有半點干系,她并不喜歡這樣,偏又無可奈何。天庭諸宮諸殿,直與下界人間無異,為何不能坦坦蕩蕩,偏要弄什么機心!

    魏十七看了她一眼,目光中露出相詢之意,沈幡子忍不住將自己的困擾說了幾句,平鋪直敘,并無不喜乃至抱怨之意。魏十七想了想,道:“真仙亦非吸風飲露,法侶財地缺一不可,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孜孜以求如過江之鯽,躍龍門者能有幾人?不得機緣,當用機心,方可脫穎而出,登上峰頂,看那不一樣的風光。雷音琵琶撼動天地,殺伐千里,如你仍在廣恒殿內,可有今日的成就?同為仙傀儡,柳如眉現下又如何?”

    沈幡子呆了半晌,幽幽嘆息一聲,雷音琵琶在手,柳如眉泯然于眾,便是廣恒殿主,若非宮主顧念昔日的情分,也未必坐得穩殿主之位,大道爭鋒,逆水行舟,不進便是退,這道理,她又何嘗不懂。她早已不再是那個將自己封閉于軀殼內,言聽計從,什么都不去想的傀儡了,魏十七將她帶在身邊,教會了她很多東西,雖然不情愿,但她學得很快,也學得很好,及至天機臺上撥動雷音琵琶,銅柱相應相和,以音破音,從那一刻起,五明宮沈幡子的身影,便進入了許多人的視野。

    行了小半個時辰,眼前云海茫茫,渺無涯際,沈千禾停下腳步,按下三頭白犀牛,于車外恭請五明宮主。沈幡子卷起珠簾,魏十七步下彩繪飛車,極目望去,但見云海深處,一點白光沖天而起,王京宮主曹木棉跨坐于孔雀之背,倏忽飛上前來,親自相迎。

    曹木棉稽首致意,眸光一轉,落在沈幡子身上,不覺微微一笑,道:“五明宮主獨具慧眼,此女心性資質,無一不是上上之選,假以時日,當可脫穎而出,獨掌一殿。”沈幡子聞言不禁有些惶恐,惶恐之余,心中也有些許竊喜,真人不打誑語,何況出自王京宮主之口,她悄悄瞥了魏十七一眼,見他并不異樣,這才放下心來。

    魏十七輕描淡寫道:“曹宮主謬贊了,此女能有今日的成就,有賴宮主相助,未可妄自菲薄。”這倒不全是客套話,當日曹木棉從云漿殿經過,為琵琶聲驚動,駐足聽了良久,命沈幡子去天機臺,曹、魏二位宮主合力,引動雷火,祭煉七七四十九日,方煉成雷音琵琶這一宗真寶。不過曹木棉有多少心思是出于愛才,多少心思是出于示好,也無從分辨了。

    略略寒暄數語,曹木棉命沈千禾在此等候,看護好白犀牛與彩繪飛車,親自引了五明宮主飛入云海。沈千禾躬身相送,目睹沈幡子跟隨魏十七而去,不無艷羨,云海之下,便是王京仙界,仙宮所在,他雖是曹木棉再傳弟子,委以重任,坐鎮天機臺,卻也無緣一往。云霧忽起,三人身影驟然消失,沈千禾若有所悟,沈幡子不過是一開智的仙傀儡,跟對了人,比什么機緣都要緊。

    曹木棉張開王京仙界,引魏、沈二人入內,神念牽引,星光如洪流般撲來,天旋地轉,倏忽落于仙宮之內。沈幡子自知身份卑微,低垂眼簾,眼觀鼻鼻觀心,不敢肆意審視。魏十七舉目看了一回,金碧輝煌,琳瑯滿目,與空曠寂寥的五明仙宮相比,直若天壤之別。

    曹木棉曲指一彈,鐘磬聲悠悠響起,十余名宮裝侍女魚貫而入,擺下酒宴,一肴一饌,一器一物,極盡精巧之能事,卻又獨具匠心,藏仙家氣象于尺寸間,不流于俗,魏十七雖不甚在意,畢竟客隨主便,隨口稱贊了幾句,不駁主人一番敬意。

    二人入得宴席,沈幡子在旁侍奉,曹木棉舉杯相勸,魏十七也不拘謹,酒到杯干,甚是爽快。

    仙宮佳肴非是尋常,魏十七吃了幾筷子,頷首贊許,這一回是真心誠意,并非敷衍了事,曹木棉呵呵一笑,坦坦蕩蕩不詐偽,于他接下來要說的話,也少些斟酌和顧慮。切入正題之前,先說了幾句閑話,仙宮肴饌甚佳,酒卻未能盡如人意,魏十七說起餐霞宮碧落殿主沈辰一所釀碧落酒,或如烈焰,或如寒泉,千變萬化,每一口絕不相類,三杯碧落酒,七日黃泉路,酒醉酣眠若死,又說起下界凡間有九轉紫蘿酒,十年佳釀,滋味醇厚,入口清冽,一線冰冷徹骨,轉瞬陰盡而陽生,暖意勃發,毛孔舒張,俱是難得的佳釀。

    曹木棉見他頗好杯中物,命侍女取來數壇美酒,一一品嘗,仙家之物,雖不及碧落酒,亦不遜于九轉紫蘿酒。

    酒過三巡,侍女重整宴席,陸續退下,仙宮之內,只剩下三人。曹木棉把玩著酒盅,沉吟片刻,道:“此番相請道友前來,一則備下水酒,略表敬意,二則有事相托,還望道友不吝相助。”

    魏十七道:“愿聞其詳。”

    曹木棉也不兜圈子,徑直道:“帝子登位,重立天庭,然則天庭情勢堪憂,三十三天外六宮、南天門一十三宮游離于外,久未歸位,明有西天靈山,暗有深淵為禍,此誠危急存亡之秋,帝子大才,自可轉危為安,但吾這王京宮,卻岌岌可危。”

    他目視魏十七,頓了頓,緩緩道:“平侯,春秋,東渡,西渡,洗心,赤眉,王京六殿,歷經激戰,死傷慘重,如今只剩下一個空架子,強召下界真仙飛升,補入諸殿,亦是涸澤而漁,杯水車薪。不瞞道友,王京宮已不堪一戰,再戰,便連空架子都無以為繼了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
极速飞艇开奖是官网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