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第三書包網
第三書包網 > 武俠小說 > 仙都 > 章節目錄 第六十一節 恰逢其會

章節目錄 第六十一節 恰逢其會

作者:陳猿
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
    深淵并非無知無覺,深淵自有意志,似乎在等待對方消化個意味,深淵之子頓了頓,才繼續撥弄口舌蠱惑下去,“萬象萬物,秉承深淵意志而行,雷霆雨露俱是天恩,三皇六王應運而起,得了大神通,不思報,反生逆亂之心,吾輩應深淵意志而生,旨在撥亂反正,西方之主樊隗幡然醒悟,余者亦指日可待。手機端 ”

    泰盧火山之戰,深淵意志一敗涂地,對方竟大言不慚,魏十七不覺啞然失笑,“閣下神通有限,手無縛雞之力,如何與那幾位主宰扳手腕?樊隗不過一時心神失守,為深淵意志所趁,幡然醒悟又從何談起?”

    深淵之子鎮定自若,辯解道:“吾降臨不久,勢單力弱,小挫亦在情理之,大勢終不可違,假以時日,定可將彼輩一一打滅,還深淵一個朗朗乾坤。”

    契染的不著調,深淵之子的悶騷,魏十七越來越覺得有趣,不像是虛張聲勢,倒是性情使然,‘深淵之子’雖是深淵意志之化身,卻成一獨立特行之人,有自己的性情和意志,并非一具牽線傀儡。深淵的水/很深,眼下亂象迭出,亂成一鍋粥,如謀劃得好,火取栗,可省去千百年積累的工夫。他沉吟再三,問了一個關鍵的問題,“深淵一十三位主宰,神通廣大,任一人出手,足以將閣下碾滅,一己之力足可扭轉大勢,何以應對?”

    深淵之子決意透個底,堅定對方之心,“主宰?彼輩豈可妄稱主宰?深淵之,唯深淵意志方是主宰!三皇六王自知不敵,合力壓制深淵意志,真身不得動彈,無暇旁顧,只能隔三差五遣一二投影在外走動,至于那四方之主,等而下之,多少為深淵意志侵蝕,如樊隗這般,又能撐得了幾許!”

    魏十七瞳仁微微一縮,對方這幾句話直擊要害,令他大感意外,深淵絕非太平之地,波詭云譎,暗流涌動,眼下這個機會送至手邊,是接下,還是推開?其的利弊得失,風險收益,一時半刻也算不清楚。

    深淵之子干脆把話點透,扭頭打量著四周,贊許道:“血域樊籠,好名字!道友并非深淵人,這等神通手段,便是三皇六王也施展不出,轉輪王心眼多,定會打這‘血域樊籠’的主意,禁鎖深淵意志,趁機脫身而出。嘿嘿,不是小覷道友,四方之主也罷了,彼輩之神通,深不可測,真身若得以走脫,哪里還有你騰挪的余地?”

    魏十七心一動,之前種種費解之處豁然開朗,徐徐道:“確有此事,不過三皇六王似乎意見不一,尚未明言。”

    “此乃板釘釘之事。”深淵之子臉露出一絲憨厚而詭異的笑容,加力游說道,“三皇六王合力壓制深淵意志,未能面面俱到,無懈可擊,否則的話吾也不能現身于此,與道友相談。如吾意料不差,轉輪王當全力助你打磨這‘血域樊籠’,推衍補全,將深淵意志徹底禁錮,打入沉寂,到時候道友會有什么結局,可想而知,不如”

    對方笑嘻嘻故意賣關子,活脫脫像個生意人,魏十七不為所動,等他道明心意。深淵之子咂咂嘴,似有些遺憾,搖著頭道:“道友何不將計計,應允了那轉輪王,先將好處拿到手,暗反水,與深淵意志聯手,將彼輩一打盡?言盡于此,望道友深思!”

    飛鳥盡,良弓藏,狡兔死,走狗烹,這道理淺顯得很,根本不用對方提醒,魏十七聽他翻來覆去沒有新鮮詞,將青銅鎮柱一晃,黃光撒出,落在對方身,深淵之子渾身肥肉亂抖,慢慢伏低身軀,化作一頭七命妖獸,兩條蛇頸,三足六翼,倏地收入鎮柱內,毫無抗拒。小心無大錯,魏十七引動星力,十指編織,將青銅鎮柱重重包裹,布下一個具體而微的“血域樊籠”,隔絕深淵之子的氣息,納入“一芥洞天”內,埋入參天造化樹下。

    魏十七撤去星力,吸了一口冰涼的空氣,仰頭望向星羅棋布的夜空。深淵業已露出了冰山一角,三皇六王與深淵意志相互角力,血域樊籠正是關鍵所在,如那深淵之子所言不虛,一方欲借樊籠解脫真身,一方欲布陷阱趁勢反撲,他身處其間,無可避。

    靜靜思忖了良久,魏十七喚來柯軛牛,命他收攏四散戒備的魔物,地休憩,柯軛牛唯唯諾諾,神情多了三分敬畏,不似從前那么放松。輾轉廝殺,以寡敵眾,接連擊潰強敵,聚集起數千魔物大軍,一路順風順水,柯軛牛卻總覺得哪里不對勁,活得久了,見得多了,腦子總那些打打殺殺的魔物靈光些,在他看來,大人每一次都是劍走偏鋒,蹈危行險,雖然仗著神通戰無不勝,終究不是長久之計,其他不說,單是麾下魔物死傷慘重,無從補充兵力,便是致命傷。不過大人高高在,威勢日深,自打冷不丁窺得陰鑰的下場,好勝熱切之心漸漸冷去,雖然頗得大人倚重,執掌權柄,節制山鶇、閻虎、閻狼三將,心也清楚,這是一支孤軍,始終沒有依附深淵主宰,如同風頭浪尖的小舟,終將覆滅。

    大人究竟在琢磨些什么?柯軛牛始終不明里。

    魏十七留下鐵猴看守駐地,獨自離眾而去,一路登山巔,俯瞰大地。月光和星光映在天淵河,似一條曲折盤旋的銀帶,朔風呼嘯,寒意肅殺,契染大軍駐扎之地戒備森嚴,重圍之,一抹血氣搖曳跳動,忽起忽落。魏十七猜想,契染厚著臉皮討兩瓶血氣,十有八九是為了祭煉千枝萬葉血氣丹,重新引得轉輪王投影降臨。

    一切都說得通,三皇六王聯手壓制深淵意志,真身羈留不得出,只能遣派投影行走于天地間,深淵意志不甘沉淪,侵蝕四方之主,顯化深淵之子,彼此爭斗數萬載,愈演愈烈,你死我活,絕無罷手的可能。魏十七恰逢其會,身懷“血域樊籠”,成為雙方較力的支點,面臨入得深淵以來最大的選擇,稍有不慎,之前贏得的籌碼盡數賠出,連性命都難以保全。

    三皇六王,深淵主宰,他該選那一邊?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
极速飞艇开奖是官网吗